广西新闻网 > 专题 > 焦点 > “红·潮100”广西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党史网上展览 > 党史人物 > 正文

鲜血浇灌革命花——李汉生

2021年06月02日 16:52 来源: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 作者: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 编辑:张颖婷

李汉生(1905—1930),广西奉议县仑圩乡(今田东县祥周镇)人。1926年10月参加恩隆县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后回乡投身农民运动,担任奉议县农民协会委员。1927年8月,参加奉议仑圩暴动。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右江革命农民联合会恩(隆)奉(议)区委委员,中共奉议特支委员。1929年10月28日率领恩阳(今属田阳县)、奉议农军协同广西警备第四大队围歼反动武装广西警备第三大队。12月11日参加百色起义,任中共奉议县委书记。1930年1月21日牺牲。

李汉生。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人们永远记住这位满腔热血、一心为民的青年——李汉生。是他,当街痛斥国民党“清党”宣传团,揭露国民党伪民主、真军阀的本质;是他,率部在“二都暴动”打响了打倒土豪劣绅的第一枪,掀起农民武装斗争的新浪潮;是他,带领恩阳工农群众,打土豪,斗地主,让被剥削压迫的恩阳工农大众谋翻身求解放。

1930年1月22日,右江河谷正值隆冬时节,寒风飕飕地吹,冷雨沙沙地飘,大地一片荒凉惨淡。无数男女老少聚集在奉议县城田州镇的永思亭前,他们手臂上佩戴着黑纱,在纷纷细雨中庄严肃穆地静立,默默悼念不久前被敌人杀害的农运领导人、中共奉议县委第一任书记李汉生烈士。

奉议、恩阳两县各级苏维埃政府的代表、工农群众、学校师生、烈士亲属、各界知名人士等参加了追悼会。他们献上精心扎制的花圈,挂出挽联,表达对烈士的无限崇敬和深切悼念,也表达了对年轻生命逝去的万分痛惜。

辍学“造反”

李汉生出身在一个家境比较宽裕的农民家庭。他从小学习勤奋,喜欢读历史名人故事和英烈传,少时便写得一手好文章。他胸怀开阔,对书中那些英雄豪杰心驰神往,养成了慷慨仗义、好打抱不平的性格。高小时,他对残酷的封建势力和呆板的封建教育制度十分不满,常对同学说:“读这些东西不如回家做农活。”没过多久,李汉生竟真的辍学回家务农帮助父亲维持日常生计。这时的李汉生对农村百业凋敝、民不聊生的状况感到非常的忧虑,他明白这都是旧世道造成的,他恨不得一拳就把这个不合理的旧世道砸个粉碎。

1924年,血气方刚的李汉生加入了黄治峰组织领导的“同盟会”,他父亲唯恐他在外面惹是生非,常常婉言规劝。李汉生很理解父亲的心情,于是便直言不讳:“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辛亥革命受到挫折后,人吃人的社会依然如故,官吏、豪绅、地主榨取民脂民膏花样无数,人民大众正挣扎在生死线上。不改变这些现象,我们这个家也经不起风吹雨打,同样要朝不保夕的!”他父亲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为儿子有这样的抱负感到欣慰,也就不再阻拦了。李家由于地理位置偏僻,很适合秘密革命工作,于是他家逐渐成了革命同志的联络点。

勇揭谎言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疯狂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无数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惨遭杀害。5月1日,国民党逮捕了农民运动办事处的陆炳堂,并将其关押在平马镇。陆炳堂曾关怀和指导李汉生成立农民协会,他们之间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听到这一不幸消息,李汉生立即找到同盟会战友黄治峰、潘宪甫、罗有穆商量,他们经过分析一致认为如不及早营救,陆炳堂将会有生命危险,决定在去百色的必经之地“四介怀”路口设伏营救。对这项行动计划他们已经做好了周密的部署,可就在将此计划告知狱中的陆炳堂时,陆炳堂却暗示自己不同意这一做法。他认为目前仍处于国共合作时期,对国民党还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出同志们所料,陆炳堂被押到百色不久,就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李汉生对失去救援陆炳堂的时机悔恨不已,由此,愈加深刻地认清了国民党的反动本质,他决定有机会一定要揭露国民党的反动本质,让广大农民群众彻底认清国民党的伪善面目。

1927年7月27日,李汉生终于遇上了机会。这天正是仑圩圩日,黄天衡带领国民党广西省党部宣传工作团的三十一、三十三独立队,趾高气扬地涌向圩场,向人群作《“清党”之意义及农民的痛苦》的讲演,极尽颠倒黑白、蛊惑人心之能事。李汉生早已憋了一肚子气,他挺身而出,踏上高凳,针对反动宣传工作团所散布的谎言一一加以痛斥:“你们说要打倒军阀,究竟谁是军阀?你们说要打倒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这些人是谁?你们说要革命,为什么不起来革国民党反动派的命?革曾伯龙、黄石狮等这些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的命?为什么你们同他们明来暗往,互相勾结,一个鼻孔出气,甚至死心塌地为他们效劳?”他愤怒地揭露:“国民党执行三民主义不彻底,南京政府是伪政府,蒋介石是新军阀,是独裁,是侵吞军饷的罪魁祸首。宣传工作团这些人是反动省政府的走狗,是来造谣惑众、欺骗农民的。”李汉生义正词严,直指敌人反动本质的演说,驳得宣传团哑口无言。

台下的农友情绪激昂,对国民党宣传工作团嘘声一片;日新小学高年级的师生更是齐声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打倒省党部派来的走狗!”省政府反动宣传工作团虽然全副武装,但理屈词穷,只得灰溜溜地窜出了圩场。

恩阳县苏维埃政府旧址。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这是一次令人欢欣鼓舞的胜利。但对李汉生来说,这次斗争只是一个好的开端,他期望着更轰轰烈烈的斗争、更惊天动地的胜利!

智擒“三虎”

李汉生等待的机会再次出现了。县农协会得到情报,县知事曾伯龙得知省政府宣传工作团被驱赶一事,十分惊恐,急忙给仑圩乡人称“六虎”的土豪黄锦升、黄曹山、黄石狮、黄子贞、黄子亮、黄静山等人配发枪支弹药,计划趁过中元节之机对农民协会来个突然袭击,捕杀农运领导人。1927年8月7日,奉议县农运骨干会议做出决定:先下手为强,8月8日(农历七月十一日)派李汉生率农军将“六虎”一网打尽,举行武装暴动。会后,李汉生顾不上吃饭和休息,立即召集农军战士进行思想动员和具体分工。鉴于土豪“天字第一号”黄锦升高个子,力气大,又懂点拳术,就派上五个身强力壮、机智勇敢的战士来负责抓捕他。对付另外几个土豪按三对一的力量进行分工,做了周密的布置。大家约好以牛角为号,行动力求干净利索,一举成功。

8月8日,这天正是中元节前的最后一个圩日,赶圩的人特别多。至晌午时分,街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横行霸道的土豪们也按惯例来圩场摆设赌摊。这天到赌场的有黄锦升、黄子贞和黄静山三人。他们摆开摊来,顿时被赌徒、看热闹的群众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农军混在人群里,佯装投注参赌,待机行事。黄锦升似有本能警觉,神态惶恐,不时东张西望。贴身随从领会主人的意思,安慰他说:“节日将至,人们争相赶圩,顺便来此光顾,并无异常,不必介意。”黄锦升遂放下心来专心捞钱了。

李汉生在一间楼上观察,把赌场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忖度这黄锦升倒有点厉害,但他想不到身边早有农军的人。李汉生看了看天色,料想另外三人可能不会出现了。一半就一半吧,先逮住再说。李汉生挥了挥手,吹响了牛角号。

说时迟,那时快,农军战士像猛虎般从四面扑向赌摊。黄锦升企图拔出手枪负隅顽抗,即被农军战士黄嘉章拦腰紧紧抱住,另一名战士李治平一把夺过手枪,右手上的尖刀一捅,黄锦升顿时被放倒、瘫软不动,束手就擒。与此同时,黄子贞、黄静山也被农军五花大绑。袭击行动只在一瞬间结束。待周围群众反应过来,三个土豪早已落入农军手中。为了打消群众疑虑,安定圩场秩序,李汉生站在一个土台上高声喊道:“乡亲们,不要慌张,我们是农军队伍,是专门来抓土豪为民除害的。你们看,这些坏蛋已经被我们抓住了。”群众了解了事情的原委,情绪安定,圩场买卖继续进行,群众欢天喜地过了个痛快的中元节。

“二都暴动”公审大会遗址新貌。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随后,李汉生率领农军与黄治峰部会合,直奔土豪老巢韦宁村,只可惜黄曹山、黄子亮、黄石狮事先闻讯逃跑了。这时有农军主张一把火把房子烧掉,以解除心头之恨。李汉生连忙阻止,说:“豪绅地主的财产凝结着劳动人民的血汗,应当全部没收分给贫苦农民。”总指挥黄治峰也同意李汉生的主张,并让他负责没收土豪的财产,就地分给贫困农民。

第二天,县农民协会在甫圩召开仑圩、甫圩和百育三乡群众大会,公审并枪决罪大恶极的土豪黄锦升。“二都暴动”的胜利,不但有力地推动了本县农民运动工作的开展,而且激发了右江沿岸各县农民掀起武装斗争的热潮。李汉生经过几年革命斗争的锻炼和考验,终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委任为中共奉议县特支委员。

那满就义

1929年9月,李汉生受中共奉议县特支的派遣,到毗邻的恩阳县协助宣传发动群众,组建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根据恩阳县的实际情况,李汉生在宣传发动工作上着重抓两点:一是宣传打倒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势在必行。他列举大量事实,揭露地主、资本家的罪恶行径,指出这些大财主之所以权势显赫、家财万贯,靠的就是残酷压榨贫苦人民的血汗。让农民认识到正是这些土豪劣绅的存在,才使他们生活贫困,生命得不到保障。农民只有团结起来,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推翻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不合理社会制度,穷人才有出头的日子。二是宣传“二都暴动”的重大意义,以此教育和鼓励大家参加农军,拿起枪杆,积极开展武装斗争。由于广泛宣传,符合广大贫苦群众的切实要求,农民群众看得见,摸得着,因此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全县先后有万平、那驮、那比、敢亮等村成立了农民协会,与奉议县邻边的村落连成一片。建立了以岩喜村为重点,有一百多人、几十支枪、一个连规模的农民自卫军。

1929年12月17日,李汉生带领工农武装,在红七军驻那坡镇刘敏连队的支持下,收缴那坡镇土豪地主和资本家的枪械,用来武装农民革命队伍,没收了他们的财产,分给贫困的人民群众。就在这一天,成立了恩阳县革命委员会。在庆祝大会上,看着红旗在革委会办公楼楼顶飘扬,李汉生高兴地说道:“经过艰苦的斗争,受压迫、受剥削的恩阳县工农大众终于翻身解放、当家做主啦……”

百色起义胜利举行后,中共右江特委指示右江地区各县抓紧发展党员,建立地方党组织。12月下旬,成立了中共奉议县委,李汉生被指定担任第一任书记。就在他准备去奉议赴任时,还亲自前往那满区苏维埃政府解决发生的紧急事务。

1930年1月,李汉生冒着凛冽的寒风,只身步行前往那满区。这天,那满赤卫队正好抓获土豪黄石狮的狗腿黄少宁。李汉生办完事,便和赤卫队一起押送黄少宁回奉议。至兰地村附近,李汉生见天色已晚,且离田州镇不远,便让赤卫队先回去。他一人押着黄少宁,一前一后走在小道上。不料,亡命之徒黄少宁借整理鞋带之际,拔出绑在脚上的尖刀,向李汉生刺去。李汉生躲避不及,被刺中胸部要害,光荣牺牲。时年25岁。

>>更多精彩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