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四代人的嫁妆变化

下月,外甥女就要出嫁了,大姐几进几出玉林城为女儿购置嫁妆。前些日,她已为女儿购置了29吋液晶彩电,海尔冰箱,万和热水器等家用电器了,昨天,她又跑来找我让我带她去买台桌凳子。我考虑到大姐是乡下人,外甥女也是嫁在农村,就领着她往实惠的小型家具店去。谁知大姐一看就非常不满意:不是有大型高档家具商场吗?我要买的是镶大理石的高档饭桌及椅子。我一听羞愧得不行,狡辩道:给女儿买这么贵的嫁妆,至于吗?姐姐听后大笑,指着我的脑门说:是不是写文章都写傻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还买以前咱妈送我的那木圆台小方凳吗?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办得像样点怎么行?!赵本山都说了“咱不缺钱”。今年我和你姐夫分别到福绵镇的服装厂、水洗厂干活,收入超四万块了。

听大姐这番话,真令人感叹,建国六十周年城乡变化实在太大啦。单从我祖母,我母亲,大姐和我,外甥女这四代人的嫁妆的变化,就足以证明咱们百姓生活起了翻天覆地变化!

先说祖母的嫁妆。祖母于1921年出生,六岁被父母定下了娃娃亲,1937年被迫嫁到我祖父家。当年祖父家缺吃缺穿的穷得叮当响,祖母出嫁时娘家送了一根上好扁担及一担谷子既算嫁妆又兼救济了。祖母娘家靠卖咸鱼度日,日子本就过得紧巴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祖母出嫁后娘家再顾不了她。据说有一次父亲饿得不行了,祖母带他到娘家借“半斗米”,结果被娘家人一口就回绝了,气得祖母一路哭回家。

再说母亲的嫁妆。母亲1939年出生,1967年出嫁。母亲常常为自己28岁才出嫁而洋洋自得,因为新中国成立了,她们那代人终于摆脱“娃娃亲”及父母包办婚姻的命运了。就凭这个,有没有嫁妆母亲都不在乎了。但母亲还是有嫁妆的,她的嫁妆是:一对枕头,一个木箱子,还有一块檀香木。我曾见母亲结婚的枕套,用白棉布做的,四周有布花边,枕面绣着大大的毛主席头像和“一切为人民服务”的红字。那对枕套,母亲只在新婚用过三天就当宝特就收藏起来。那块檀香木,母亲常放在衣柜中做防虫熏衣用,偶尔也得意地拿出来让我们瞧瞧。

又说大姐的嫁妆。大姐出嫁那年是1985年,改革开放已接近十年,农村家庭正悄无声息地起着重大变化。未出嫁时大姐是家里劳动挣钱的一把好手,她农时种烟种蒜种辣椒,收成后拿到集市上出售;闲时去邻村成衣作坊里学裁缝兼打零工;那时买卖挣钱也不用担心“割资本主义的尾巴”,我父母就眼巴巴指望她。无奈大姐未满二十就闹着要出嫁,害得母亲父亲好久都不理她。后来考虑父母不能包办婚事,只能悻悻地放人了。大姐出嫁时,母亲为她置办了蝴蝶牌缝纫机,凤凰牌单车,木圆台,小方凳,被子,席子,的确良花布。过后母亲还成天悻悻地跟我们几个小的说:你大姐不听话,要听话再帮家里干多两年活,保准金星电视(黑白电视机)都有了……

也说说我的嫁妆。我跟大姐本是同一代,但结婚时又像隔了一代。我是2001年结婚,中专毕业后就一直在城里工作,出嫁时父亲问我:想要啥?要啥,你那旧一套太俗就免啦,你那什么木柜呀,草席呀,棉胎呀,土布呀,谷米呀,灯盏呀全免啦!人家城里人不希罕,如今人家城里床上铺的是床垫;盖的是拉舍尼、丝棉被、蚕丝被;穿的是现成的时装;你送我谷子我们还得找地方碾成米,甭用你操心,我自个去选嫁妆。后来我的嫁妆是:125C力帆女装摩托,25吋的“康佳彩霸”,美雅牌拉舍尼毛毯,旅行专用皮箱子。

今年外甥女结婚距我结婚那年

仅过了八年,看,嫁妆又变化了。还是乡下嫁乡下呢,却硬是电视,电话,冰箱,热水器等家电一应俱全!外甥女说,要是能拉网线,连电脑都买了!

从祖母、母亲、大姐、我到外甥女整整四代人,婚嫁跨越了新中国成立六十年之多,但四代人的命运却如此不同,仅从嫁妆变迁就能折射出我们祖国这六十年多年的发展变化,不但经济增长物质丰裕,人的精神面貌也在悄然变化。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