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广西文联原主席蓝怀昌:现在的广西文艺盛况空前

“现在的广西文艺盛况空前”

——访自治区文联原主席蓝怀昌

  “用‘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从强到大发展、大繁荣’来概括新中国成立60年来广西文学艺术发展的历程,毫不为过,现在的广西文艺可谓盛况空前。”自治区文联原主席蓝怀昌的一席话,颇具分量。 

  由于深有体会,这位年过花甲的老文联主席对广西文学艺术发展的历程进行了一番梳理——

  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文革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广西的文学艺术还处在艰难的起步阶段。

  为了改变这种困惑的处境,当时的作家努力进行了一番“摸爬滚打”,最终,陆地的《美丽的南方》和韦其麟的《百鸟衣》问世。令人振奋的是,长篇小说《美丽的南方》和长篇叙事诗《百鸟衣》的出现,证明了广西并非文学荒地,新中国的少数民族中也不乏精彩之作;而反映新中国成立之初广西农村土地改革的《美丽的南方》,则是新中国建立后壮民族文学史上第一部影响深远的长篇小说代表作,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艺术方面,涌现出了戏剧《刘三姐》,根据歌舞剧改编的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音乐风光故事片《刘三姐》红遍了大江南北,让演员黄婉秋家喻户晓。

  然而,光有这些还远远不够,广西的文艺大树需要更多的枝干和绿叶来支撑。 

  “文革”后到改革开放前这段时期,广西才初步形成了一个作家群,开始苦苦探索,并小有成就,出现了一些长篇小说和诗作,电影也在酝酿等待爆发。

  “但当时的广西文艺创作多半以民间故事为基础,题材不够广泛,加上那时的艺术家队伍比较‘老实’,超前意识不够,于是就出现了别人已经开始‘伤痕文学’,我们还陷于‘反思’不能自拔的局面。”蓝怀昌说。广西的文艺创作再一次落后了。

  1988年,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并不一帆风顺的改革,背后充满了艰辛坎坷,尤其是在中国的农村和少数民族地区。这让身为少数民族的蓝怀昌敏锐地捕捉到了。于是,一部以故乡瑶山为背景,反映传统文化意识和心理状态与新的思想观念矛盾冲突,展示上世纪80年代城乡波澜壮阔而又纷繁复杂改革生活的长篇小说——《波努河》在他笔下成型。

  小说一经问世,反响强烈,不仅获得广西最高文学奖铜鼓奖,还填补了广西瑶族史上没有长篇小说的空白。

  1996年,为了谋求广西文艺更高的发展,具有指导意义的“213工程”应势而出,即在理论、新闻、影视等领域各培养20名在全国有影响的代表人物;培养100名成绩突出、在广西有较高知名度的带头人;培养3000名专业基础扎实、有较大发展潜力的优秀年轻骨干。

  目标明确后,文学创作率先突围,形成了以往未曾见过的集体抢滩全国文坛之态势,文学“三剑客”中两人连年获得中国文学重奖——鲁迅文学奖,一大批后起之秀迅速崛起,形成声势浩大的广西作家群,全国瞩目。“这意味着,在中国文学史上,广西已从无足轻重变得不可或缺。”蓝怀昌对此甚是自豪。

  同时,在孕育歌仙刘三姐的这片民歌海洋里,音乐好歌不断,一首接一首唱红全国;戏剧好戏连台,屡获全国大奖,“戏剧强省”逐渐成形;经多年磨砺的“漓江画派”横空出世,画坛刮目相看;影视方面,从《血战台儿庄》、《周恩来》、《百色起义》到《一个都不能少》,挟中国“第五代导演”雄风,连续不断有全国性影响的作品问世;大型山水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享誉海内外,歌剧《刘三姐》更是实现了海外巡演;一曲《大地飞歌》让广西成为了“天下民歌眷恋的地方”……广西文艺破茧成蝶,翩翩起舞。几大“主力”一鼓作气,形成一条彼此连接的缆绳,把广西文艺这条航船从谷底拉上了宽阔的江面,迎来了大发展、大繁荣时期。

  “能有这样的发展之势,得益于我们有一个好的政府、好的制度和一个团结的队伍。”蓝怀昌心存无限感激,“也正是新中国这片沃土,开出了广西文艺这朵奇葩!”(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记者覃柳丹 实习生欧蓉融)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