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老生产队长眼里的60年变化:从"吃不饱"到"吃得好"

广西新闻网记者 王万程

人们常说如今的社会变化真快,可在老百姓眼里,再大的变化都莫过于吃饭。一个“吃”字,道出了无尽沧桑。

在充满田园风光的富川瑶族自治县富阳镇竹稍村(新农村试点村),72岁的老生产队长柳真生悠然地摇着扇子,在一棵百年老树下乘凉。他生于1937年,典型的“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

“那个年月,饿死、病死,被土匪打死、被流弹打死或累死,都是正常的事,一个人,要活下去不容易。”柳真生说,父母给他取名“真生”,是想让他能好好生存下去。

1958年,竹稍村还不过是一个有几间土木棚的小村子。“整个村不到100人,分成三个排,生产队队长就是排长,军事化管理。穷得没饭吃、没房住,年轻人最爱到有房子的人家蹭被窝。”柳真生说,“我那时候当上了生产队队长。”

1967年,柳真生结婚了,他送给妻子的第一份礼物是一双草鞋,上面绑了根红头绳。那时候,竹稍村上百号人,80%因饥饿而水肿,每年都有人饿死。人们见面喜欢问:“吃了吗?”

“现在叫生活,以前那是生存。”柳真生说,“能让家里的孩子吃饱肚子,是父母每天费尽心思的一件事情。”

1973年,为了赚钱,柳真生从富川往湖南挑黄豆,每日行走上百里,一天平均能赚3毛钱,桂东与湖南南部山高路险,一失足就可能永远告别世界。

“为了吃饱得拼命。”柳真生说,“逢年过节时,一家十几口人才有机会吃上半斤肉,真是一种‘奢侈享受’。”

改革开放后,柳真生家分了四亩地,他再次当上生产队队长。“那时,吃不饱的事情渐渐少了,但还是吃不好。”柳真生说,“人们很勤劳,可地里的庄稼收成不好,一亩地产不了250公斤大米。地里闹虫害,没有农药,只能到处撒石灰粉。没有好稻种,稻子穗小,颗粒干瘦。”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科技种田在竹稍村开始叫响,优质稻种、上好的化肥、高效的农药不断进入农家,地里的庄稼产量翻倍。村子里人多了,房子也如雨后春笋般“长”了起来。

这几年,日子更是实现了“大跨越”,地里种了超级水稻,一亩能产800多公斤,而且还不用交纳公粮,不收提留款。

早已儿孙满堂的柳真生摇摇扇子说:“吃不饱早已成为老黄历,现在大家最操心的是每天该换点什么新东西吃。”

在村里,人们的口头禅也变了,见了面,喜欢问今天吃什么,怎么吃。

当然,竹稍村的村容村貌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成了新农村试点村。村委会组织筹资,为村里建了广场,还修了水泥路,家家户户有拖拉机、摩托车。

柳真生的儿子现在当了村委主任,被儿子“夺权”的他没事干,经常劝朋友注意锻炼身体,现在生活水平提高,营养不良的情况不多见了,要转为警惕“高血压”和“营养过剩症”。

现在,柳真生非常注意养生,几乎不生病,很少吃药打针,用一句时髦的广告词说是:“身体倍儿棒,吃嘛儿嘛香”。每天早上6时到8时是他雷打不动的体育锻炼时间,或绕村跑步,或绕着田野散步。下午,则喜欢约几个老人打大字牌(一种农村老年人喜欢的扑克)、聊天,天南地北地神侃。

“都说‘60岁前不生病,80岁前不衰老,轻轻松松100岁’,我要争取努力活到100岁!”柳真生边说边留下一串爽朗的笑声。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