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bg
八桂抗战 广西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
  • 第一单元
  • 第二单元
  • 第三单元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
1931年秋,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九一八事变,中日之间的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中国共产党肩负起把抗日力量汇合起来的历史使命,积极制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策略。
  • 1931年9月18日夜,日军进攻东北军驻地北大营,炮轰沈阳城,制造九一八事变。图为日军在沈阳外攘门上向中国军队进攻。(图片来源: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伟大胜利 历史贡献——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主题展览》)

    1931年9月18日夜,日军进攻东北军驻地北大营,炮轰沈阳城,制造九一八事变。图为日军在沈阳外攘门上向中国军队进攻。(图片来源: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伟大胜利 历史贡献——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主题展览》)

  • 1935年8月1日,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中共中央发表《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著名的《八一宣言》。《八一宣言》呼吁全国各党派、各军队、各界同胞停止内战,集中一切国力抗日。图为《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图片来源:网络)

    1935年8月1日,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中共中央发表《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著名的《八一宣言》。《八一宣言》呼吁全国各党派、各军队、各界同胞停止内战,集中一切国力抗日。图为《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图片来源:网络)

  • 1935年12月17—25日,中共中央在陕北瓦窑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12月25日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确定了建立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图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节录)。(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5年12月17—25日,中共中央在陕北瓦窑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12月25日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确定了建立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图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节录)。(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6年,在中国共产党的努力下,西安事变和平解决,标志着以第二次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初步形成。图为国共两党和谈代表在南京的合影(左起:周恩来、叶剑英、张冲、邵华、朱德)。(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6年,在中国共产党的努力下,西安事变和平解决,标志着以第二次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初步形成。图为国共两党和谈代表在南京的合影(左起:周恩来、叶剑英、张冲、邵华、朱德)。(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地区故意制造事端,炮轰宛平城,攻击卢沟桥。这就是卢沟桥事变,又称七七事变。图为日军炮轰宛平县城。(图片来源: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伟大胜利 历史贡献——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主题展览》)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地区故意制造事端,炮轰宛平城,攻击卢沟桥。这就是卢沟桥事变,又称七七事变。图为日军炮轰宛平县城。(图片来源: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伟大胜利 历史贡献——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主题展览》)

  • 1937年8月22—25日,中共中央在陕北洛川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即洛川会议。会议确定了党的全面抗战路线和持久战的战略总方针。图为洛川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决定》。(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7年8月22—25日,中共中央在陕北洛川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即洛川会议。会议确定了党的全面抗战路线和持久战的战略总方针。图为洛川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决定》。(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7年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9月23日,蒋介石就该宣言发表谈话,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至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图为《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7年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9月23日,蒋介石就该宣言发表谈话,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至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图为《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中国共产党对桂系的统战工作
1936年6月,国民党粤系桂系联手发动“抗日反蒋”为号召的两广事变。中国共产党根据抗日形势发展,向桂系提出“逼蒋抗日”的建议,推动两广事变和平解决。1937年6月,张云逸赴桂林与李宗仁、白崇禧多次会谈,拟定了红(军)、桂、川三方联合抗日纲领草案。张云逸此行对促使桂系“拥蒋抗日”起了积极作用。
  • 两广事变后,1937年6月,张云逸赴桂林与李宗仁、白崇禧多次会谈,达成了合作抗日协议。图为抗战时期的张云逸。(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两广事变后,1937年6月,张云逸赴桂林与李宗仁、白崇禧多次会谈,达成了合作抗日协议。图为抗战时期的张云逸。(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张云逸就统战桂系两次会谈的情况写给中共中央领导人的电文。(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张云逸就统战桂系两次会谈的情况写给中共中央领导人的电文。(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广西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坚力量
面对日军的野蛮侵略,广西党组织始终高举抗日救亡的旗帜,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动员、支持和推动广西各界民众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成为广西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坚力量。
  • 1936年11月7-8日,中共广西省代表大会在贵县三里罗村召开。广西省工委书记陈岸在会上提出要贯彻党中央的《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的精神。大会通过了关于坚决拥护和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政策的决议。图为陈岸。(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6年11月7-8日,中共广西省代表大会在贵县三里罗村召开。广西省工委书记陈岸在会上提出要贯彻党中央的《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的精神。大会通过了关于坚决拥护和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政策的决议。图为陈岸。(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7年7月,中共广西省工委在横县郁江船上召开中共郁江区代表会议,传达了在延安召开的中共全国代表大会精神,讨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抗日武装等问题。图为横县郁江。(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7年7月,中共广西省工委在横县郁江船上召开中共郁江区代表会议,传达了在延安召开的中共全国代表大会精神,讨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抗日武装等问题。图为横县郁江。(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7年1月,中共贺县中心县委组织成立贺县公会区各界抗日救国后援会。图为后援会宣传队队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7年1月,中共贺县中心县委组织成立贺县公会区各界抗日救国后援会。图为后援会宣传队队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8年1月,中共广西省工委在万冈县(今属巴马瑶族自治县)西山果六峒召开会议,决定把右江地区各级革命委员会改为抗日救国会。图为万冈县西山果六峒。(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8年1月,中共广西省工委在万冈县(今属巴马瑶族自治县)西山果六峒召开会议,决定把右江地区各级革命委员会改为抗日救国会。图为万冈县西山果六峒。(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8年11月,中共合浦县特支在廉州、公馆、西场、龙门、寨圩等地区建立青少年抗日先锋队。图为合浦西场少年抗日先锋队队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8年11月,中共合浦县特支在廉州、公馆、西场、龙门、寨圩等地区建立青少年抗日先锋队。图为合浦西场少年抗日先锋队队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廉州中学抗日救亡宣传队活动剪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廉州中学抗日救亡宣传队活动剪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第一单元
  • 第二单元
  • 第三单元
  • 广西学生军
  • 战时工作团
  • 广西地方建设干部学校
桂林八办领导推动抗日活动
桂林八办是中国共产党统筹中国南方抗日的一个重要枢纽,肩负着领导广西地下党,联络湘、赣、粤、港和南洋等党组织,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广西发展,领导桂林抗日文化运动,筹运军需物资和输送过往人员等重要职责。
  • 1938年11月,桂林八办成立,地址设在桂林市桂北路138号“万祥醩坊”的一栋两层楼房里(今桂林市中山路98号)。图为桂林八办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8年11月,桂林八办成立,地址设在桂林市桂北路138号“万祥醩坊”的一栋两层楼房里(今桂林市中山路98号)。图为桂林八办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桂林八办成立后,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周恩来(右)、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左)曾多次莅桂指导工作。图为周恩来、叶剑英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桂林八办成立后,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周恩来(右)、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左)曾多次莅桂指导工作。图为周恩来、叶剑英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八路军桂林办事处处长李克农。(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八路军桂林办事处处长李克农。(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桂林八办在桂林城北的路莫村租用了几间民房作为后勤、机要、交通等部门和过往人员的驻地。图为桂林北郊路莫村。(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桂林八办在桂林城北的路莫村租用了几间民房作为后勤、机要、交通等部门和过往人员的驻地。图为桂林北郊路莫村。(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桂林八办电台工作人员在工作。(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桂林八办电台工作人员在工作。(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桂林八办人员在转运物资及协助进步青年赴延安。(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桂林八办人员在转运物资及协助进步青年赴延安。(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经广西党组织介绍,广西先后有100多名中共党员和进步青年奔赴延安。图为赴延安途中。(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经广西党组织介绍,广西先后有100多名中共党员和进步青年奔赴延安。图为赴延安途中。(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桂林抗日文化运动
广州、武汉相继沦陷后,周恩来指示从武汉撤离分配到桂林的同志要在广西搞好统战和抗日救亡宣传工作,把大批进步人士吸收到广西去。原在华中、华南从事文化工作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纷纷云集桂林,在桂林八办的领导推动下,掀起气势磅礴的抗日文化运动,形成了驰名中外的桂林抗战文化城。
  • 抗战初期,中国共产党在桂林市(今解放西路22号)设立《新华日报》广西分销处。图为《新华日报》广西分销处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抗战初期,中国共产党在桂林市(今解放西路22号)设立《新华日报》广西分销处。图为《新华日报》广西分销处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中共地下组织在桂林开设的生活书店旧址及各分店所发行的书刊。(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中共地下组织在桂林开设的生活书店旧址及各分店所发行的书刊。(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救亡日报》是抗战初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上海创刊的报纸,后迁广州,1939年1月10日在桂林复刊。郭沫若任社长,夏衍任总编辑。图为在桂林出版的《救亡日报》。(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救亡日报》是抗战初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上海创刊的报纸,后迁广州,1939年1月10日在桂林复刊。郭沫若任社长,夏衍任总编辑。图为在桂林出版的《救亡日报》。(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朱德、周恩来为《救亡日报》创刊两周年题词。(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朱德、周恩来为《救亡日报》创刊两周年题词。(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武汉、广州沦陷后,1000余进步文化人士云集桂林。 图为柳亚子、茅盾、巴金等。(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武汉、广州沦陷后,1000余进步文化人士云集桂林。 图为柳亚子、茅盾、巴金等。(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在桂林抗日文化运动中,欧阳予倩为剧宣九队题词:“逆浪旋风袭万愁,几凝危覆截中流;艰难莫怨撑持苦,喜共同舟竞上游。”图为欧阳予倩题词。(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在桂林抗日文化运动中,欧阳予倩为剧宣九队题词:“逆浪旋风袭万愁,几凝危覆截中流;艰难莫怨撑持苦,喜共同舟竞上游。”图为欧阳予倩题词。(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新中国剧社在桂林演出的《大雷雨》和剧宣七队演出的《军民进行曲》剧照。(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新中国剧社在桂林演出的《大雷雨》和剧宣七队演出的《军民进行曲》剧照。(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8年11月底,新安旅行团到达桂林。该团在桂林八办的直接领导下,深入农村、工厂、部队、医院和湘桂、桂南前线进行抗日救亡宣传。图为新安旅行团西南工作队队员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8年11月底,新安旅行团到达桂林。该团在桂林八办的直接领导下,深入农村、工厂、部队、医院和湘桂、桂南前线进行抗日救亡宣传。图为新安旅行团西南工作队队员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广西学生军和社会团体的抗日救亡活动
中共广西省工委积极对青年学生进行抗日救亡的动员工作,派遣共产党员参加由桂系组建的学生军,参与组建战工团,发动党员带动进步分子参加战工团等,推动学校和社会团体广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 1937年10月12日,国民党广西当局组建第二届广西学生军。学生军大队有来自大中学校学生300多人,其中中共党员10人,建立了中共学生军支部。图为广西第二届学生军女队员阵容。(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7年10月12日,国民党广西当局组建第二届广西学生军。学生军大队有来自大中学校学生300多人,其中中共党员10人,建立了中共学生军支部。图为广西第二届学生军女队员阵容。(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8年11月底,国民党广西当局组建第三届学生军。这届学生军有4200多人,分3个团,其中有中共党员100人。1940年5月,学生军在隆安下颜整编为学生军团,人数为1000多人。图为广西第三届学生军阵容。(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8年11月底,国民党广西当局组建第三届学生军。这届学生军有4200多人,分3个团,其中有中共党员100人。1940年5月,学生军在隆安下颜整编为学生军团,人数为1000多人。图为广西第三届学生军阵容。(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8年1月,周恩来在武昌蛇山公园抱冰堂对广西学生军作抗战形势报告。图为报告现场。(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8年1月,周恩来在武昌蛇山公园抱冰堂对广西学生军作抗战形势报告。图为报告现场。(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曙光报》是学生军团的机关报,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政策的舆论阵地。图为《曙光报》。(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曙光报》是学生军团的机关报,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政策的舆论阵地。图为《曙光报》。(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广西学生军军歌。(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广西学生军军歌。(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广西学生军二团接受群众赠送的锦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广西学生军二团接受群众赠送的锦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39年广西学生军在桂南抗日前线。(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39年广西学生军在桂南抗日前线。(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广西学生军部分女生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广西学生军部分女生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39年广西学生军在安徽。(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39年广西学生军在安徽。(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广西学生军和社会团体的抗日救亡活动
中共广西省工委积极对青年学生进行抗日救亡的动员工作,派遣共产党员参加由桂系组建的学生军,参与组建战工团,发动党员带动进步分子参加战工团等,推动学校和社会团体广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 1939年,广西党组织推动国民党广西当局组建战时工作团,发动中共党员带动进步分子参加其中,掌握实际领导权。图为玉林战时工作团第二队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9年,广西党组织推动国民党广西当局组建战时工作团,发动中共党员带动进步分子参加其中,掌握实际领导权。图为玉林战时工作团第二队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39年容县战时青年妇女训练班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39年容县战时青年妇女训练班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广西学生军和社会团体的抗日救亡活动
中共广西省工委积极对青年学生进行抗日救亡的动员工作,派遣共产党员参加由桂系组建的学生军,参与组建战工团,发动党员带动进步分子参加战工团等,推动学校和社会团体广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 1939年2月1日,广西地方建设干部学校成立,是广西当局开办的培养基层干部的学校。中共在学校成立了党组织,并逐渐掌握了行政、教学、训练等主要阵地,培养了大批抗战人才,在广西抗日救亡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图为广西地方建设干部学校位于桂林城郊的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9年2月1日,广西地方建设干部学校成立,是广西当局开办的培养基层干部的学校。中共在学校成立了党组织,并逐渐掌握了行政、教学、训练等主要阵地,培养了大批抗战人才,在广西抗日救亡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图为广西地方建设干部学校位于桂林城郊的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39年2月广西地方建设干部学校开学典礼。(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39年2月广西地方建设干部学校开学典礼。(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9年5月21日,叶剑英到广西地方建设干部学校讲授《当前战局之特点》。图为叶剑英授课报道。(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9年5月21日,叶剑英到广西地方建设干部学校讲授《当前战局之特点》。图为叶剑英授课报道。(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第一单元
  • 第二单元
  • 第三单元
  • 西南剧展
  • 保卫大西南宣传运动
桂林八办被迫撤退
1941年1月,国民党发动皖南事变,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面对严峻险恶形势,周恩来指示桂林八办紧急部署撤退工作,妥善安排与各地党组织的联络工作,迅速疏散在桂林的进步文化人士。1941年1月20日,桂林八办被迫撤销。之后,中共中央南方局在桂林组建中共桂林统战工作委员会,继续开展上层统战工作和文化工作。
  • 图为皖南事变后,《新华日报》上周恩来题词。(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皖南事变后,《新华日报》上周恩来题词。(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桂林八办被迫撤退后,部分返回延安的人员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桂林八办被迫撤退后,部分返回延安的人员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40年,李济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桂林办公厅主任)就八路军桂林办事处撤退问题给中共中央的电文之一、之二。图为电文。(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0年,李济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桂林办公厅主任)就八路军桂林办事处撤退问题给中共中央的电文之一、之二。图为电文。(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桂林八办被迫撤退后,中共继续开展对李济深的统战工作。李济深在保护共产党员和进步民主人士,救济、安置进步文化人士,支持桂林抗日文化运动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图为抗战时期的李济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桂林八办被迫撤退后,中共继续开展对李济深的统战工作。李济深在保护共产党员和进步民主人士,救济、安置进步文化人士,支持桂林抗日文化运动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图为抗战时期的李济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坚持和发展桂林抗日文化运动
在国民党反共逆流形势下,广西地方党组织团结爱国人士和进步分子推动桂林抗日文化运动在斗争中继续坚持和发展。1944年,随着西南剧展的举行和保卫大西南宣传运动的开展,桂林抗日文化运动到达高潮。
  • 1944年2月15日至5月19日,西南第一届戏剧展览在桂林举行。参加这次戏剧展览的有30多个戏剧团队,与会者1000余人,演出各种剧目60多个,175场,观众28万多人次。这是中共推动的戏剧战线上的一次壮举。图为《大公报》刊登的短评《祝西南剧展开幕》。(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4年2月15日至5月19日,西南第一届戏剧展览在桂林举行。参加这次戏剧展览的有30多个戏剧团队,与会者1000余人,演出各种剧目60多个,175场,观众28万多人次。这是中共推动的戏剧战线上的一次壮举。图为《大公报》刊登的短评《祝西南剧展开幕》。(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西南剧展会歌、会徽。(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西南剧展会歌、会徽。(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西南第一届戏剧展全体登台工作同志联谊会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西南第一届戏剧展全体登台工作同志联谊会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剧宣九队演员全体人员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剧宣九队演员全体人员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活报剧《七年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活报剧《七年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坚持和发展桂林抗日文化运动
在国民党反共逆流形势下,广西地方党组织团结爱国人士和进步分子推动桂林抗日文化运动在斗争中继续坚持和发展。1944年,随着西南剧展的举行和保卫大西南宣传运动的开展,桂林抗日文化运动到达高潮。
  • 1944年日军第二次入侵广西,桂林文化界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保卫大西南宣传运动。图为桂林召开保卫大西南民众大会会场。(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4年日军第二次入侵广西,桂林文化界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保卫大西南宣传运动。图为桂林召开保卫大西南民众大会会场。(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44年6月,李济深响应中共保卫大西南的号召,在桂林发起成立抗日动员宣传工作委员会和桂林文化界抗敌工作协会。图为李济深(左)和龙云(右)在抗战工作协会制作的宣传画前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4年6月,李济深响应中共保卫大西南的号召,在桂林发起成立抗日动员宣传工作委员会和桂林文化界抗敌工作协会。图为李济深(左)和龙云(右)在抗战工作协会制作的宣传画前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救亡日报》载文:《动员民众,保卫西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救亡日报》载文:《动员民众,保卫西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救亡日报》载文:《怎样保卫大西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救亡日报》载文:《怎样保卫大西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荫蔽精干  坚持斗争
国民党广西当局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制造一系列反共事件。广西党组织开展针锋相对的斗争,深入农村、山区,建立群众组织和革命据点,继续坚持革命斗争。
  • 1942年7月9日,中共广西省工委副书记苏蔓、妇女部部长罗文坤、中共南委驻广西特别交通员张海萍等七人被捕,史称“七九事件”。7月13日,苏蔓、罗文坤、张海萍为保护党的机密,集体自缢牺牲。“七九事件”后,中共广西省工委遭到严重破坏。图为苏蔓(后)、罗文坤(前右)、张海萍(前左)三烈士生前的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2年7月9日,中共广西省工委副书记苏蔓、妇女部部长罗文坤、中共南委驻广西特别交通员张海萍等七人被捕,史称“七九事件”。7月13日,苏蔓、罗文坤、张海萍为保护党的机密,集体自缢牺牲。“七九事件”后,中共广西省工委遭到严重破坏。图为苏蔓(后)、罗文坤(前右)、张海萍(前左)三烈士生前的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七九事件”后,中共广西省关工委书记钱兴转移到灵川三街隐蔽,并在此起草《告广西当局暨各界父老书》。图为灵川三街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七九事件”后,中共广西省关工委书记钱兴转移到灵川三街隐蔽,并在此起草《告广西当局暨各界父老书》。图为灵川三街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关于“七九事件”的报告。(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关于“七九事件”的报告。(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七九事件”后,以钱兴为代表的共产党员,深入农村,恢复和发展党组织,坚持斗争。图为钱兴。(图片来源:网络)

    “七九事件”后,以钱兴为代表的共产党员,深入农村,恢复和发展党组织,坚持斗争。图为钱兴。(图片来源:网络)

  • 1943年3月,中共广西省工委在武宣通挽召开桂中南、桂西南部分党员骨干会议,决定进一步把地下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农村,整顿右江老区,开辟越桂边界,为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打下基础。图为武宣县通挽会议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3年3月,中共广西省工委在武宣通挽召开桂中南、桂西南部分党员骨干会议,决定进一步把地下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农村,整顿右江老区,开辟越桂边界,为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打下基础。图为武宣县通挽会议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第一单元
  • 第二单元
  • 第三单元
  • 第一次入侵广西
  • 第二次入侵广西
  • 人口伤亡与财产损失
日军两次入侵广西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的入侵给广西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直接、间接伤亡至少300万人,财产损失“当亦不在二万亿元以下”(1945年法币币值)。
  • 1939年11月15日,日军在钦州湾登陆,占领钦州、防城、合浦、灵山后向北推进,侵占桂南19县。图为日军船只在钦州湾。(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9年11月15日,日军在钦州湾登陆,占领钦州、防城、合浦、灵山后向北推进,侵占桂南19县。图为日军船只在钦州湾。(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39年11月17日,日军占领钦州城区。(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39年11月17日,日军占领钦州城区。(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39年11月17日,日军占领钦州后向南宁入侵。(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39年11月17日,日军占领钦州后向南宁入侵。(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9年11月24日,日军强渡邕江,攻占南宁。图为日军强渡邕江上岸场面。(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9年11月24日,日军强渡邕江,攻占南宁。图为日军强渡邕江上岸场面。(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40年2月上旬,日军占领宾阳。(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40年2月上旬,日军占领宾阳。(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日军两次入侵广西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的入侵给广西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直接、间接伤亡至少300万人,财产损失“当亦不在二万亿元以下”(1945年法币币值)。
  • 图为1944年11月,日军飞机铺天盖地狂轰滥炸桂林城。(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44年11月,日军飞机铺天盖地狂轰滥炸桂林城。(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关于阻敌的命令。(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关于阻敌的命令。(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44年日军第二次大规模入侵广西。图为柳州乘火车大疏散的难民。(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4年日军第二次大规模入侵广西。图为柳州乘火车大疏散的难民。(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日军两次入侵广西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的入侵给广西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直接、间接伤亡至少300万人,财产损失“当亦不在二万亿元以下”(1945年法币币值)。
  • 自2006年春开始,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历时多年,通过深入实地调研、采访见证人和亲历者、查阅文献史料等形式,统计记录日军两次入侵广西造成伤亡至少300万人,直接和间接财产损失“当亦不在二万亿元以下”(1945年法币币值)的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图为《广西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系列丛书。(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自2006年春开始,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历时多年,通过深入实地调研、采访见证人和亲历者、查阅文献史料等形式,统计记录日军两次入侵广西造成伤亡至少300万人,直接和间接财产损失“当亦不在二万亿元以下”(1945年法币币值)的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图为《广西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系列丛书。(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狂轰滥炸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对广西实施无差别轰炸。据不完全统计,1937-1944年初的7年间,日军空袭广西1600多次,机群总量达7600多架次。
  • 图为1939年从北海涠洲岛起飞轰炸广西的日军飞机群。(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39年从北海涠洲岛起飞轰炸广西的日军飞机群。(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9年2月5日,日军出动18架飞机轰炸宜山,在内迁宜山浙江大学校园投下118枚炸弹。图为被炸后的校舍。(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9年2月5日,日军出动18架飞机轰炸宜山,在内迁宜山浙江大学校园投下118枚炸弹。图为被炸后的校舍。(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被日军破坏的广西省政府建筑。(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被日军破坏的广西省政府建筑。(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被日军轰炸后燃烧中的桂林市。(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被日军轰炸后燃烧中的桂林市。(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柳州房屋被毁惨状。(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柳州房屋被毁惨状。(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柳州境内被日军飞机炸毁的火车。(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柳州境内被日军飞机炸毁的火车。(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44年被日军飞机炸毁的柳州大桥。(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44年被日军飞机炸毁的柳州大桥。(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对平民的虐杀掳掠奸淫
日军入侵广西期间,违背人类最起码的良知,大量虐杀平民,制造“千人坟”“万人坑”,开设“慰安所”,对妇女实施极端残忍的血腥蹂躏,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 图为民众清理遭受日军杀害的柳州市民尸体。(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民众清理遭受日军杀害的柳州市民尸体。(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9年11月,南宁沦陷后,日军实行烧、杀、抢“三光”政策。南宁光复后,沙井乡乐贤村民众将散落在该村辖地被日军杀害上千具同胞的遗骸(头颅),集中安葬。合葬墓称为“千人坟”。图为1941年9月建成的沙井乡“千人坟”。(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1939年11月,南宁沦陷后,日军实行烧、杀、抢“三光”政策。南宁光复后,沙井乡乐贤村民众将散落在该村辖地被日军杀害上千具同胞的遗骸(头颅),集中安葬。合葬墓称为“千人坟”。图为1941年9月建成的沙井乡“千人坟”。(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 黄泥岩,位于桂林市东郊柘木王家村。1944年10月29日,日军在此发现岩洞有人躲藏,加火熏烧,将躲藏于洞中137名平民杀死。图为黄泥岩。(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黄泥岩,位于桂林市东郊柘木王家村。1944年10月29日,日军在此发现岩洞有人躲藏,加火熏烧,将躲藏于洞中137名平民杀死。图为黄泥岩。(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日军杀害涠洲岛人民的“万人坑”。(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日军杀害涠洲岛人民的“万人坑”。(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在桂林废墟中的女子发现了她丈夫的遗体和烧毁的家园。(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在桂林废墟中的女子发现了她丈夫的遗体和烧毁的家园。(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壮族农民杨清福被日军侮辱,在其脸部刺上“亡国奴”三字。1985年,到南宁整容,才将字去掉。图为杨清福。(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壮族农民杨清福被日军侮辱,在其脸部刺上“亡国奴”三字。1985年,到南宁整容,才将字去掉。图为杨清福。(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宜州洛东受害证人韦秀英作证的场面。(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图为宜州洛东受害证人韦秀英作证的场面。(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 图为融水县受害者证人作证的场面。(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图为融水县受害者证人作证的场面。(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 图为马山县受害者证言笔录的材料。(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图为马山县受害者证言笔录的材料。(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 2019年5月5日,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韦绍兰因病逝世。图为韦绍兰。(图片来源:南京日报)

    2019年5月5日,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韦绍兰因病逝世。图为韦绍兰。(图片来源:南京日报)

  • 图为荔浦县韦绍兰证言。(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图为荔浦县韦绍兰证言。(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 图为宜州市黄继发证言。(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图为宜州市黄继发证言。(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供图)

  • 第一单元
  • 第二单元
  • 第三单元
国际进步人士开展反法西斯文化宣传
1939年1月,国际反法西斯侵略运动大会中国分会桂林支会成立,桂林成为国际反法西斯文化聚集地之一,许多国家的文化人士不远万里来到此地从事反法西斯文化活动。
  • 图为部分国际进步人士在广西的反法西斯文化宣传活动列表。(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

    图为部分国际进步人士在广西的反法西斯文化宣传活动列表。(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
  • 图为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西南支部创始人鹿地亘。(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西南支部创始人鹿地亘。(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华侨支援抗战
广西是全国第三大侨乡。抗战爆发后,爱国华侨积极为广西抗战捐款捐物,支援前线,回国参战,投军抗日,广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 抗日战争期间,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著名侨领陈嘉庚曾访问桂林救亡日报社,多次筹集物资经桂林八办转运给八路军、新四军。图为陈嘉庚。(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抗日战争期间,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著名侨领陈嘉庚曾访问桂林救亡日报社,多次筹集物资经桂林八办转运给八路军、新四军。图为陈嘉庚。(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八路军桂林办事处处长李克农向华侨代表黄光明回赠写着“祖国先锋”的锦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八路军桂林办事处处长李克农向华侨代表黄光明回赠写着“祖国先锋”的锦旗。(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苏美空军支援抗战
抗战时期,苏美援华空军在我国西南大后方和南海地区开展了一系列的军事行动,参与桂南会战、桂柳会战等战役,有力地支援了中国的抗日战争。
  • 图为昆仑关战斗结束后苏联飞行员在交流作战经验。(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昆仑关战斗结束后苏联飞行员在交流作战经验。(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飞虎队,全称为“美国援华志愿队”,由美国空军退役军官陈纳德任司令,1940年通过租界法案引入首批100架P-40战斗机,从此开始在中国领空与日军作战。图为1943年飞虎队队员在桂林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飞虎队,全称为“美国援华志愿队”,由美国空军退役军官陈纳德任司令,1940年通过租界法案引入首批100架P-40战斗机,从此开始在中国领空与日军作战。图为1943年飞虎队队员在桂林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驻桂林的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23战斗机大队第74中队。(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驻桂林的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23战斗机大队第74中队。(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44年桂林机场的美国飞虎队轰炸机从机场起飞,执行任务。(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44年桂林机场的美国飞虎队轰炸机从机场起飞,执行任务。(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飞虎队编号为40783号的B-24远程轰炸机于1944年8月31日轰炸停泊于台湾的日军军舰后,返航时因柳州基地遭日军轰炸,改飞桂林秧塘机场途中而神秘失踪。1996年10月,潘奇斌、蒋军在桂林黑山崖原始丛林中采药,意外发现一架战机残骸,后确认是40783号。图为机组飞行员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飞虎队编号为40783号的B-24远程轰炸机于1944年8月31日轰炸停泊于台湾的日军军舰后,返航时因柳州基地遭日军轰炸,改飞桂林秧塘机场途中而神秘失踪。1996年10月,潘奇斌、蒋军在桂林黑山崖原始丛林中采药,意外发现一架战机残骸,后确认是40783号。图为机组飞行员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第一单元
  • 第二单元
  • 第三单元
  • 第四单元
  • 反抗第一次入侵
  • 反抗第二次入侵
广西党组织领导的抗日武装斗争
日军第一次入侵广西期间,钦廉地区和南宁地区的党组织广泛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武装。日军第二次入侵广西期间,由党组织领导和由中共党员在其中起重要作用的抗日武装,共有20多支2000余人。他们活跃在广西20多个县,共打死打伤日军和日伪军约1000人,击沉敌船60艘,缴获各种枪械数百支、弹药2万余发,同时还缴获大批军用物资。
  • 日军第一次入侵广西期间,广西党组织发动群众武装抗日。图为《救亡日报》报道:《活跃在邕钦路上的游击队》。(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日军第一次入侵广西期间,广西党组织发动群众武装抗日。图为《救亡日报》报道:《活跃在邕钦路上的游击队》。(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9年1月,在广西党组织推动下,陆川县组建了陆城、西稔、米冲、山口四支妇女游击队,共160多人。图为陆川县西稔妇女抗日游击队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9年1月,在广西党组织推动下,陆川县组建了陆城、西稔、米冲、山口四支妇女游击队,共160多人。图为陆川县西稔妇女抗日游击队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40年2月9日至14日,中共灵山特支组织抗日青年游击队和当地民众抗日自卫大队,配合国民党军队在泗峡坳作战,毙伤日军400多人。图为泗峡坳抗日战地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0年2月9日至14日,中共灵山特支组织抗日青年游击队和当地民众抗日自卫大队,配合国民党军队在泗峡坳作战,毙伤日军400多人。图为泗峡坳抗日战地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桂南会战期间群众毁路阻敌前进。(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桂南会战期间群众毁路阻敌前进。(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广西党组织领导的抗日武装斗争
日军第一次入侵广西期间,钦廉地区和南宁地区的党组织广泛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武装。日军第二次入侵广西期间,由党组织领导和由中共党员在其中起重要作用的抗日武装,共有20多支2000余人。他们活跃在广西20多个县,共打死打伤日军和日伪军约1000人,击沉敌船60艘,缴获各种枪械数百支、弹药2万余发,同时还缴获大批军用物资。
  • 图为广西抗日游击斗争示意图。(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广西抗日游击斗争示意图。(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在日军第二次入侵广西期间,广西省工委领导的临阳联队先后与顽敌作战11次,毙日军30多人,击沉运粮船4艘,击溃船队3支。图为临阳联队在阳朔县古座塘写的标语。(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在日军第二次入侵广西期间,广西省工委领导的临阳联队先后与顽敌作战11次,毙日军30多人,击沉运粮船4艘,击溃船队3支。图为临阳联队在阳朔县古座塘写的标语。(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44年12月,中共贵县、横县县委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在大江乡江头村截击日军船队,此次战斗击毙日军80多人。图为大江乡江头村战斗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4年12月,中共贵县、横县县委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在大江乡江头村截击日军船队,此次战斗击毙日军80多人。图为大江乡江头村战斗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45年2月26日至3月3日,桂东南抗日游击区办事处领导的陆川、博白、兴业、贵县抗日武装起义先后爆发。起义队伍共2800多人,攻陷30多个乡镇。图为1945年1月桂东南抗日游击区办事处通告(第一号)。(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5年2月26日至3月3日,桂东南抗日游击区办事处领导的陆川、博白、兴业、贵县抗日武装起义先后爆发。起义队伍共2800多人,攻陷30多个乡镇。图为1945年1月桂东南抗日游击区办事处通告(第一号)。(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45年2月12日,桂东南抗日游击区办事处主任黄彰和副主任吴家宜起草《快邮代电》。电文揭露国民党扼杀群众抗日活动和反共的罪行,呼吁各阶层人民“制止反共内战,反对反动政府”。图为电文。(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5年2月12日,桂东南抗日游击区办事处主任黄彰和副主任吴家宜起草《快邮代电》。电文揭露国民党扼杀群众抗日活动和反共的罪行,呼吁各阶层人民“制止反共内战,反对反动政府”。图为电文。(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45年1月14日,中共横县县委领导抗日武装共300多人,在横县镇江四排岭与日军战斗,打死打伤日军19人。图为横县镇江四排岭战斗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5年1月14日,中共横县县委领导抗日武装共300多人,在横县镇江四排岭与日军战斗,打死打伤日军19人。图为横县镇江四排岭战斗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45年2月5日,中共桂北临时联合工委领导的融县抗日挺进队在大扁洲截击日军盐船10多艘,缴获食盐2万多斤。图为融县大扁洲伏击战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5年2月5日,中共桂北临时联合工委领导的融县抗日挺进队在大扁洲截击日军盐船10多艘,缴获食盐2万多斤。图为融县大扁洲伏击战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45年3月,中共灵川特支指挥抗日政工队和潞江抗日自卫队在岭尾渡伏击日军,歼敌15名。图为灵川岭尾渡伏击战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5年3月,中共灵川特支指挥抗日政工队和潞江抗日自卫队在岭尾渡伏击日军,歼敌15名。图为灵川岭尾渡伏击战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45年6月,活动于阳朔、临桂、灵川、平乐、荔浦、恭城等县境内的临阳联队在平乐县河口袭击日军运输船,全歼船上日军10多人。图为平乐县河口战斗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5年6月,活动于阳朔、临桂、灵川、平乐、荔浦、恭城等县境内的临阳联队在平乐县河口袭击日军运输船,全歼船上日军10多人。图为平乐县河口战斗旧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广西正面战场抗战
1939年日军第一次侵略广西,目的是切断桂越国际交通线,堵死国际对华物资援助,全面封锁中国,进而夺取印支半岛和整个东南亚。1939年11月至1940年2月间,中国守军展开对日防御作战,史称桂南会战。昆仑关战役是桂南会战中的核心战役,也是中国军队正面战场规模最大的攻坚战,此役击毙敌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以下4000余人,缴获大量军用品和弹药。中国军队付出伤亡14000人的代价。
  • 图为桂南会战要图。(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桂南会战要图。(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昆仑关。(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昆仑关。(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昆仑关战役中国军队向日军山头阵地发起冲锋。(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昆仑关战役中国军队向日军山头阵地发起冲锋。(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广西民团破坏公路阻止日军前进。(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广西民团破坏公路阻止日军前进。(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1939年12月31日,中国军队收复昆仑关。图为中国军人欢呼胜利。(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9年12月31日,中国军队收复昆仑关。图为中国军人欢呼胜利。(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广西正面战场抗战
1944年日军第二次侵略广西,目的是打通大陆交通线、摧毁盟国在华南的空军基地,做最后的挣扎。1944年9月至1945年8月间,中国守军积极组织对日防御作战,史称桂柳会战。桂林保卫战是桂柳会战中最重要、战斗最激烈的一个战役,也是广西在抗日战争时期除昆仑关战役以外最残酷的一次战斗。
  • 图为桂柳会战要图。(图片来源:韩兢著:《隐形将军》)

    图为桂柳会战要图。(图片来源:韩兢著:《隐形将军》)

  • 1944年11月7日,日军向桂林七星岩中国守军阵地发起攻击,将毒气弹投入岩中,824名中国官兵壮烈牺牲。图为三将军(桂林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桓、陆军第131师师长阚维雍、陆军第31军参谋长吕旃蒙)及八百壮士墓墓碑。(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44年11月7日,日军向桂林七星岩中国守军阵地发起攻击,将毒气弹投入岩中,824名中国官兵壮烈牺牲。图为三将军(桂林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桓、陆军第131师师长阚维雍、陆军第31军参谋长吕旃蒙)及八百壮士墓墓碑。(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45年8月,一队士兵和民伕在桂林漓江岸边,准备从水路追击日军。(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45年8月,一队士兵和民伕在桂林漓江岸边,准备从水路追击日军。(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45年8月,中国军队在桂林、柳州展开反攻作战。(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45年8月,中国军队在桂林、柳州展开反攻作战。(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三将军(桂林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桓、陆军第131师师长阚维雍、陆军第31军参谋长吕旃蒙)殉职纪念塔。(图片来源:桂林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图为三将军(桂林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桓、陆军第131师师长阚维雍、陆军第31军参谋长吕旃蒙)殉职纪念塔。(图片来源:桂林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 图为八百壮士墓。(图片来源:桂林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图为八百壮士墓。(图片来源:桂林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广西子弟兵在省外抗战
全面抗战爆发以后,广西子弟兵奔赴全国战场,为抗战胜利做出巨大贡献。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大批广西将士在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黄崖洞兵工厂保卫战、繁昌保卫战、安阳战役、张楼战役、侏儒山战役、车桥战役等抗日战场上英勇抗击日军。桂系组织百万军队北上参加淞沪、徐州、武汉、随枣、枣宜等会战,奋勇杀敌、保家卫国。
  • 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第115师主力在平型关伏击日军,歼敌1000余人,击毁汽车100余辆。平型关大捷是全国抗战爆发后中国军队主动对日作战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打破了侵华日军所谓“不可战胜”的神话。广西籍将士李天佑、黄惠良、覃士冕、陈漫远等参加和指挥战斗。图为抗战时期的李天佑(中)。(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第115师主力在平型关伏击日军,歼敌1000余人,击毁汽车100余辆。平型关大捷是全国抗战爆发后中国军队主动对日作战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打破了侵华日军所谓“不可战胜”的神话。广西籍将士李天佑、黄惠良、覃士冕、陈漫远等参加和指挥战斗。图为抗战时期的李天佑(中)。(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在新四军抗击日军的重要战役和战斗中,广西籍将士韦国清和张震球先后参与组织和指挥张楼战役、淮北春季攻势作战。图为1940年8月31日韦国清(一排左一)、张震球与战友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在新四军抗击日军的重要战役和战斗中,广西籍将士韦国清和张震球先后参与组织和指挥张楼战役、淮北春季攻势作战。图为1940年8月31日韦国清(一排左一)、张震球与战友合影。(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抗日战争时期,广西籍将士陈漫远多次参与指挥晋绥抗日根据地的反“扫荡”、反“蚕食”斗争。图为抗战期间的陈漫远(右一)与战友合影。(图片来源:网络)

    抗日战争时期,广西籍将士陈漫远多次参与指挥晋绥抗日根据地的反“扫荡”、反“蚕食”斗争。图为抗战期间的陈漫远(右一)与战友合影。(图片来源:网络)

  • 1940年8月开始,八路军在华北对日军发动了一次大规模进攻作战,参战部队达到105个团20余万人,故名百团大战。广西籍将士韦杰、欧致富、黄新友等参加了百团大战。图为欧致富(左二)在视察战场。(图片来源:网络)

    1940年8月开始,八路军在华北对日军发动了一次大规模进攻作战,参战部队达到105个团20余万人,故名百团大战。广西籍将士韦杰、欧致富、黄新友等参加了百团大战。图为欧致富(左二)在视察战场。(图片来源:网络)

广西子弟兵在省外抗战
全面抗战爆发以后,广西子弟兵奔赴全国战场,为抗战胜利做出巨大贡献。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大批广西将士在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黄崖洞兵工厂保卫战、繁昌保卫战、安阳战役、张楼战役、侏儒山战役、车桥战役等抗日战场上英勇抗击日军。桂系组织百万军队北上参加淞沪、徐州、武汉、随枣、枣宜等会战,奋勇杀敌、保家卫国。
  •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国民党广西籍将领夏国璋率部参加战斗,在前沿阵地视察敌情时牺牲。2014年9月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授予抗日英烈荣誉称号。图为夏国璋。(图片来源:网络)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国民党广西籍将领夏国璋率部参加战斗,在前沿阵地视察敌情时牺牲。2014年9月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授予抗日英烈荣誉称号。图为夏国璋。(图片来源:网络)

  • 1938年起,桂军组织参加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和随枣战役,国民党广西籍将领钟毅在战斗中身负重伤,不甘被俘受辱,自戕殉国。毛泽东写挽词“为国捐躯”以示悼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追认其为革命烈士。图为钟毅。(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1938年起,桂军组织参加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和随枣战役,国民党广西籍将领钟毅在战斗中身负重伤,不甘被俘受辱,自戕殉国。毛泽东写挽词“为国捐躯”以示悼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追认其为革命烈士。图为钟毅。(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徐州会战中由李宗仁、白崇禧等指挥的台儿庄战役,是抗日战争中正面战场最大的胜利之一。图为1938年台儿庄大捷后,李宗仁在台儿庄火车站。(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徐州会战中由李宗仁、白崇禧等指挥的台儿庄战役,是抗日战争中正面战场最大的胜利之一。图为1938年台儿庄大捷后,李宗仁在台儿庄火车站。(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武汉会战期间的桂军。(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武汉会战期间的桂军。(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广西各地光复
1945年上半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最后胜利阶段。5月起,广西军民开展积极进攻,经过广西各族儿女英勇抗战,奋战,8月,日军全部退出广西,广西各地光复。
  • 图为1945年5月南宁光复,民众欢呼。(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45年5月南宁光复,民众欢呼。(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1945年7月桂林光复,民众入城。(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1945年7月桂林光复,民众入城。(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图为广西柳州人民欢庆抗战胜利。(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图为广西柳州人民欢庆抗战胜利。(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 被中共忻城抗日游击队俘获的日军高田睦夫经教育释放回国后,写给中共原游击队领导的感恩信。图为高田睦夫感恩信。(广西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被中共忻城抗日游击队俘获的日军高田睦夫经教育释放回国后,写给中共原游击队领导的感恩信。图为高田睦夫感恩信。(广西自治区档案馆供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