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城模式

恭城是"道行谦恭、福惠之城"。《恭城赋》曰:"五岭之南,有宝地焉。隋末置县,大号恭城。斯地也,形胜若乾坤八卦,江流分阴阳太极。山状凤凰,翼垂东南;关名龙虎,雄峙湘桂。"

恭城模式

第一节 生态立县的历史背景

20世纪80年代初以前,恭城是国家级贫困县,交通条件比较落后,是桂林向东最偏远县,没有国道、铁路、高速过境,茶江水路已不通航。1976年集体收入分配人均70.90元,人均口粮266千克,人均分配收入60元左右,老百姓处于贫困状态。恭城县能源短缺,70%的农户缺柴烧,村民以柴草为燃料,加上大炼钢铁运动,平均每个农户每年要破坏22亩山林地,森林年砍伐量超过生长量8.2万立方米,水系流域森林的砍伐以每年2—5千米的速度向深山推进,许多青山变为秃山,植被被破坏,全县森林覆盖率低于40%。恭城县土地条件差,大部分为石灰岩山地,土层薄,土质瘠,且极易受旱。森林的过量砍伐破坏了生态环境,造成水土流失,溪河开始断流,自然灾害频发。《恭城县志》载:1961年至1989年,干旱平均两年发生一次;1988年、1989年,先后连续两个45天滴雨不降,新街、土陂、五福等村颗粒无收。县政府也曾经强行封山,但由于无治本之策,滥伐问题愈演愈烈。

恭城旧貌(县能源办 提供)

生态恶化和生态危机使农民面临着粮食和燃料的双重困境。这种由生态环境被破坏而引起的贫穷状态,使得当地老百姓的生活相当窘迫。恭城陷入“为了生存,破坏生态;破坏了生态,更难生存”的恶性循环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