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辣时评 > 正文

降企业成本须“实”字当头

2017年08月30日 06:37    来源: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    作者:青 平    编辑:利雪娟

降企业成本须“实”字当头

青 平

成本核算,是企业在投资和生产经营过程中最关注、最敏感的问题之一。哪个地方的生产和交易成本低,企业就乐意来投资,这个地方的经济就有活力。二者相互促进、良性循环。这既是市场规律发挥作用的体现,也是发展实践的经验总结。

不把成本降下来,企业就难以轻装上阵;不摘掉“紧箍咒”,创新创业无疑是一句空话。2016年,自治区政府出台关于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若干措施的意见(简称“降成本41条”),从电力、融资、税费、社保、人工、物流以及制度性交易成本等方面出招,千方百计降低实体经济成本。

这些惠企减负措施的落地,让企业减轻了负担、尝到了甜头,也是政府履职尽责、勇于担当的有力注脚。由是,降成本之意,不仅在于“帮”企业一把,让市场主体获得更多便利性、更高自由度,而且在于打破各种阻碍经济发展的枷锁与束缚,激发地区经济发展的活力与生机,以改革争取主动、创造优势、赢得未来。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从政府层面看,降成本确实花了不少力气和心思,企业税负和费负也呈现“双下降”趋势。但是,不少企业仍感受不够明显,获得感还不强。有的企业就反映,降成本政策措施虽好,但是门槛高、限制条件多,申办手续繁琐、耗时费力,实际上“口惠而实不至”,不过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更为严重的是,有的市县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仍然不少。一个投资项目从选址到开工,林林总总的“关卡”并不见消减,多是涉及不少垄断性的中介事项。比如,一些企业抱怨,虽然银行贷款合同成本利率在6%左右,但得到一笔银行贷款,还要支付账户管理费、融资顾问费、保证金、保险费、信息咨询费、业务手续费等其他融资费用。这些中间业务收费并不低,企业实际用款成本率便水涨船高,稀释甚至抵消了降成本的政策红利。

企业成本如果居高不下,营商环境就难言改善,不仅影响着企业创新发展、产业转型升级,更成为制约地方经济发展的“绊脚石”。这些问题也警示我们:要避免简政放权“放虚不放实”“明放暗不放”,或“放责任不放权力”,就要瞄准改革的痛点、难点和阻点,精准施策,精准发力,彻底打通政策执行的“肠梗阻”,切实优化投资和发展环境。

近期,在去年实施降成本41条的基础上,自治区政府制定出台《关于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的意见》(简称“降成本新28条”),从降低投资税费、融资成本、制度性交易成本、用地成本和用电用气用水成本五方面入手,细化具体措施,明确责任主体,创新体制机制,打响了简政放权、释放发展活力的攻坚战。

“降成本新28条”推出了许多新探索的新举措,其中最突出的政策取向,就是放松管制、降低门槛、优化服务,通过简政放权,有效降低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进一步营造低成本、便利化、高效率的营商环境。

以往,制度性交易成本名目繁多、弹性较大,而且往往披着“合法”外衣,甚至夹带着部门权力与利益的纠葛。也因此,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对于减轻企业负担、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但面临的难度和阻力同样不小。

“行百里者半九十”,简政放权也如此。削掉的权力、压缩的流程、封存的公章,极有可能换个“马甲”卷土重来,以另一种看似合法的面目和形式出现。所以,我们决不能低估简政放权“最后一公里”的艰巨性和复杂性。为企业降成本须“实”字当头,在这一过程中,尤其需要正视企业的感受。如果抛开企业的获得感和满意度,再好的政策也会孤掌难鸣,继而影响市场预期和社会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