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语
    你补10元,我加到11元;你12元,我再往上加……近一段时间,“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两个叫车软件轮番“烧钱”,彻底“烧火”了全国出租车市场。网友们乐观其成,纷纷留言“求打持久战!”“战火”“烧”到了南宁出租车市场。在南宁,一些未使用手机打车软件的市民抱怨,路边打车更难了,赶着去接软件打车单的出租车亮着空车灯,却对路边招手的乘客“视而不见”。南宁会取消路边招手打车吗?不会用手机软件打车的市民今后要如何打车?

 
现状
 

    “嘀嘀打车”华南市场总监欧阳莉表示,根据后台监控数据,目前南宁有约1万名司机注册使用“嘀嘀打车”软件,每天早晚高峰期,更有超过5000名司机在线接单;乘客方面,每天有约5万人次使用“嘀嘀打车”软件招车。

    多位已经安装打车软件的出租车司机均表示,打车软件在早晚高峰期用得最多。详细

  
 
 
手机打车软件热 有人欢喜有人忧
 

▲的姐钱师傅从去年开始就用上“嘀嘀打车”了,“用打车软件能接到更多预约单,每月多挣上千元通常不成问题。”钱师傅说,现在南宁很多的哥的姐都是一边扫大街揽客,一边忙着接待打车软件预约的乘客,“有时候,我们也得面临‘两难’的选择。”详细

▲2月17日,胡小姐用“嘀嘀打车”在东葛路成功打了一辆的士到青秀山,最让她高兴的,是此趟行程自己不但没花1分钱,打车软件还倒贴给她10元补助。胡小姐笑着说:“真方便,不用到路边等车,点几下手机屏幕,出租车就找上门来了,还有钱赚,真的很爽!”详细

▲的哥邓师傅告诉记者,他使用打车软件已有4个多月,平均每天都能从中揽到3到4单生意,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揽到12单生意,“用了打车软件以后,我再也不会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在道上乱逛了,寻找客源、行驶和停靠的线路也更有针对性了。”详细

▲的哥邱师傅表示,虽然大家使用打车软件一般都遵守“就近原则”,但又近又顺路的订单也不是常常能接到的,更多的时候,他都是眼巴巴地看着其他司机把订单抢走。因此,抢单还是要靠运气的。详细

▲黄小姐吐槽,下班高峰期她在人民路打车,在原地站了1个多小时,居然打不到一辆空车!“好几次明明车顶亮着‘空车’字样,可司机就像是故意无视我,不管我怎么招手,他们车都不刹一下,飞快地从我身前驶过!我担心如果的哥的姐们都用打车软件,上下班高峰期我们这些不用打车软件的乘客打车会越来越难。”详细

▲的哥韦师傅说:“每天我都能靠软件接到近10单生意,收入还算可以。”韦师傅坦言,使用打车软件容易接到“顺路”生意,既省油又省时间,而且能从打车软件方获取额外收入。详细

▲杨先生说,“我们老年人不懂如何手机上网,肯定还是在路边招手打车最方便。”如果以后司机都只接手机打车的单,他担心像他这样的老年人就打不到车了。详细

 
 
各方态度
 

●经营方:默许打车软件介入市场运营

    南宁一家出租车公司运营部的负责人说,由于对的哥的姐使用打车软件管理起来有难度,现在许多公司都对此采取了默许的态度。“虽然出租车行业有规定,不允许的哥的姐使用打车软件揽客,但具体管理起来有较大难度。因为现在手机普及程度太高,上网流量也越来越便宜,打车软件的使用也十分简单易学,几乎是上手就会,加之管理部门又没有下达具体管理条例,只说反对使用。”详细

●有关部门:不支持的哥的姐用打车软件揽生意

    南宁市出租车协会会长吕春柳表示,不支持的哥的姐使用打车软件揽客,因为打车软件需要安装在手机或是平板电脑上,如果司机在驾车过程中使用该软件,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涉嫌违反交通法规。而且,软件公司的补贴行为,也涉嫌扰乱整个出租车行业市场。

    南宁市交通运输局公交科科长朱海也表示,不支持的哥的姐运用打车软件做生意,他说,接下来,有关部门会逐步改善目前南宁的打车系统,并对其“升级”。详细

●专家:科学引导对打车软件进行规范管理

    广西社科院数量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姚华认为,相关部门应该客观科学地对待打车软件的应用。一是要提高警惕,提防打车软件的快速发展对市场产生垄断,进而损害公众利益的可能性;二是需要相关部门参与进来,规范管理,而不是一味地予以否定;三是广大市民一定要理性看待打车软件,不要养成对打车软件的依赖性。详细

 
红豆社区话题讨论
 
 

>>>打车软件“烧钱”大战:免费打的,你会加入吗?  

 
 
红豆9点半热点讨论
 

>>>打车软件“打”得火热 乘客该喜还是该忧?

 
南宁运管:不支持现行打车软件
 

    2014年2月21日,南宁市道路运输管理处召开新闻通气会,明确表态不支持出租车司机使用“嘀嘀打车”等打车软件,称司机边开车边用手机抢单,安全隐患极大,而乘客为打车加价,司机收钱也属违规,涉嫌扰乱出租车行业市场。

    运管部门还表示,目前的打车软件不够规范,不建议使用。为方便市民打车,交通部门正计划推出官方打车软件详细

 
其它城市应对“打车大战”有“抚”有“剿”
 

北京:纳入政府电召平台

    2013年7月1日,北京市出台《北京市出租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手机叫车软件全部纳入北京市统一电召平台管理,乘客用手机叫车,也将按照北京市电召服务收费标准支付费用,即时叫车每单5元、提前4小时预约叫车6元。详细

杭州:相关部门欲加强监管

    运管部门时刻关注政策动态,欲进一步推广本土叫车平台。杭州市运管局出租车管理处工作人员表示,杭州交通信息中心召集了各大打车软件公司一同商讨,有意愿将各大打的软件纳入杭州市交通定位中心28811111叫车平台上,统一由叫车中心进行统一叫车。详细

郑州:出租车加价与法规相违

    郑州市客运管理处副主任刘国栋表示,出租车和公交车一样,由政府定价,依计价器计价为准。而打车软件利用出租车资源短缺,引导司机获得额外的利润,作为行业主管部门,肯定反对加价。对于企业对司机和乘客的奖励,刘国栋称,“只要不侵犯司机和乘客的利益就可以。”详细

上海:禁用加价功能打车软件

    上海市交通港口局也下发通知,明确手机软件服务商纳入全市统一电召平台、在出租汽车行业实行手机电召服务的准入和退出条件。根据规定,打车软件应与出租汽车企业或调度中心合作。同时,禁止的哥使用具有价外加价等功能的打车软件。此外,的哥专注电话抢单现象也被叫停,今后的哥不能再用手机与乘客直接对接。详细

深圳:司机须卸载打车软件

    2013年5月,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客运交通管理局向出租车公司下发《关于加强手机召车软件监管的通知》,要求各企业立即开展自查自纠,全面排查驾驶员队伍,对已经安装手机召车软件的驾驶员必须责令卸载,不得继续使用。如果有继续安装使用的,将按不诚信经营记入驾驶员档案,并列入量化考评。详细

 
结语
 

    吸引的士司机使用打车软件的重要原因在于对乘客目的地的清楚知晓。但这样一来,也等于让的士司机可以“合理拒载”,打起了拒载擦边球。打车软件的诞生源于打车难,而如何科学引导,使其更好地为百姓服务,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大问题。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从“打车软件”和“打车难”中找到一个平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