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贺巴高速钟昭段建设绿色公路纪略

编者按:从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试行)》颁布,到十八大正式提出“美丽中国”概念,直至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倏忽已历40年。建设绿色公路是保护环境的题中之义——2016年交通运输部制定了《关于实施绿色公路建设的指导意见》,此时,贺州至巴马高速公路(钟山至昭平段)(以下简称钟昭高速)建设绿色公路工作搭上了政策快车。从2015年7月开始勘察设计至2016年底开工建设再到2019年9月底建成通车,绿色公路概念贯穿钟昭高速建设全过程。通车后的钟昭高速,在绿色方面究竟会给司乘朋友带来怎样的视觉享受?四年耕耘,大器可期。

在建中的钟昭高速与大自然浑然一体。钟昭高速 供图

绿色高速。钟昭高速 供图

广西新闻网昭平5月5日讯(通讯员 罗勇)“看得浅黄成嫩绿,始知造物有全功。”在钟昭高速上走一走,绿植整齐、边坡新绿,流淌过高架桥底的溪水潺潺、鱼翔浅底,矗立在公路外的古柏群郁郁葱葱,正在进行的底基层施工不见扬尘……这条高速仿佛一夜间被悄悄搬来,丝毫没有惊动到本来的生态面貌,看见这些你才知道,“全功”在人而不在“造物”。

下午4点半,走马镇庙伢村村民黄燕苹在村口的溪水里淘米洗菜,上游是在建桃溪大桥。照笔者看来,上游施工,下游水质必然受到污染,如何能洗菜?黄燕苹把刚洗好的菜放进篮子后告诉笔者,他们(施工单位)防护做得很好,2016年打孔(桩基施工)时我们也在这里洗菜。放眼望去,小溪弯弯曲曲,溪水清澈明亮。

贺州至巴马高速公路东起世界长寿市贺州市,西至世界长寿乡巴马瑶族自治县,是名副其实的“一条高速牵手两座世界长寿城”,其中钟山至昭平段最先开工建设。钟昭高速主线途经“华南地区最大的天然氧吧”,沿线森林覆盖率高达80%,动植物物种多达300余种。主线穿越桂江、思勤江等多处水体,涉及饮用水源二级保护区和待批复的一级保护区。项目沿线分布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壮族、瑶族少数民族聚居。面对这些情况,过去的建设思路已经行不通,需要立即寻找到一些新的路子。

转变思路,在灵魂深处践行建设绿色公路理念

旗帜是灵魂,蓝图是方向,建设绿色公路的起点在设计阶段。蓝图绘对了,方向定准了,实现总目标就指日可待。

——从先施工再修复到先保护再施工

受国民经济建设“又快又好”大环境影响,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高速公路建设同样优先追求速度,其次考虑质量,“先破坏再修复”的思想和行动对环境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副作用。不能再走过去的老路子,“又好又快”思想应运而生。“在勘察设计阶段摸清底细,把水源地、珍贵动植物、民俗风景等资源在施工前就保护起来,不让它们遭到破坏。”钟昭高速指挥部总工程师王万展介绍说。

王万展列举了一些具体做法,比如:对红线外50米范围内的珍稀植物及古树进行挂牌、10米内则设置围栏保护,对红线内珍稀植物就近移栽。对受保护两栖爬行类野生动物出现较多区域,在填方路段增设涵洞或桥梁便于其迁徙;对受保护鸟类出现较多区域,避免爆破和降低机械噪音。

“如何对饮用水源地进行保护至关重要。”指挥部工程部副部长吕立波说,“施工前设置临时排水沟,出水口设置沉淀池,施工弃水经沉淀过滤后方可外排。”这样做成本虽然增加了,但从长远看百利而无一害。

——从先破坏到尽量少破坏和不但不破坏还要主动添绿

从“先破坏”过渡到“边施工边修复”是发展理念的一大进步,但依旧不符合生态环境对人类提出的要求。钟昭高速在设计阶段的理念是:尽量少破坏和不但不破坏还要主动添绿。既然要求如此严格,那么建设工作如何展开就困扰了一大群人。不敢做、怕做不好的思想很快滋生出来。

2017年,时任新发展集团总工程师现任北投集团总工程师的覃炳贤带队到项目召开“打造绿色公路研讨会”。会议针对设计方案、实施办法、考核纠偏等各项工作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会后很快形成了建设绿色公路组织机构、管理办法和指南手册。“少破坏”“主动添绿”“全寿命周期保护”等理念得到彻底明晰。

王万展给笔者打开一本厚厚的《绿色公路总结》,里面列举了很多主动添绿的典型做法,比如:剥离表土的集中堆放,弃土场的围挡绿化和规范化的复耕,将临时便道和进村永久道路相结合……

生产和保护环境和谐共生

思路决定出路,一旦绿色公路的总基调得到确定,建设工作很快就往绿色、协调、可持续的路子上迈进坚实步伐。

——方向坚定不移

李云龙在《亮剑》中说:一支队伍的气质由首任或主要军事首长决定。关于绿色公路如何执行、能持续多久,笔者采访了广西新恒通公司副总经理、贺巴高速钟昭段指挥长冯学茂。他给出的答案是“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即使我调走了,其他人也得这么干。有关绿色公路定的总基调不会变,除非因现实条件改变需要做变更。”

——探索稳中求进

绿色公路不完全等同于生态公路、景观公路等既有工程,我国部分项目如四川川九公路、港珠澳大桥针对绿色公路建设做了一系列尝试,取得了很多成果,但截至目前,绿色公路建设还没有成熟经验和技术标准。钟昭高速在摸索中前进,边建设边总结边提高,逐渐呈现了一些好的做法。

至2016年底,桂江特大桥等桥梁工程进入桩基施工阶段,就跨河桥梁施工而言,这个阶段是最容易对水环境造成污染的。该桥水中墩采用“钢围堰+钻孔灌注桩”工艺,经检测,桥墩施工场地下游100m范围SS增量不超过50Mg/L,100M以外基本不产生影响,“围堰下沉定位过程中短期内产生大量悬浮物”的问题得到有效避免。“钻孔泥浆循环使用,钻渣经沉淀处理后集中堆放处理”,王万展告诉笔者,“这样有效避免了工程弃渣对水体的二次污染。”

在边坡施工方面,和以往全部成型后再进行防护不同,项目采用“开挖一级、防护一级、绿化一级”措施,一旦边坡成型,防护和绿化也同时完成,最大程度上减少了泥土流失。“值得一提的是……”冯学茂指向下边坡处一条长长的排水沟告诉笔者,“我们明确要求排水系统和主体工程同时施工,不能再走过去排水系统放在最后做的老路。”是的,笔者也参建过几条高速,以前一场暴雨袭击,施工现场漫山遍野红泥污染。但在钟昭高速,边坡两侧绿草如茵、瓜果树生长茂盛,丝毫看不见泥壤污染的痕迹。“跟重大课题相比,这似乎只是一件小事。可小事做好了、坚持到底,就是大成就。”

建设绿色公路是一项全方位全寿命周期的工作

绿色公路建设应体现在项目施工的全方位,主体工程+附属工程+临时工程,一样不能少。说到临时工程,吕立波带笔者来到佛丁隧道变压器旁。从用电“永临结合”出发,变压器在施工阶段即考虑留作运营阶段使用,避免重复建设,节约了近200万元费用。“永临结合的典型代表还包括,我们将施工便道和进村道路结合起来。硬化便道可以降低施工车辆过往扬尘,等工程完工后将便道移交给村民成为村道,更是一项扶贫善举。”吕立波介绍说,钟昭高速硬化便道共计21.5Km,换句话说,项目为沿线贫困村修建了21.5Km扶贫路。

一些高速项目刻意强调标准化、讲排场,租用大面积土地建预制场、钢筋场,对环境造成了很大破坏。“最大限度使用自然条件”是绿色公路的本质内涵。钟昭高速紧紧抓住这一内涵,既大力推行标准化建设,又充分利用主线路基,将钢筋厂、预制厂全部建在路基上。据统计,全线6个厂站共节约临时用地3.9万平方米。

——运营阶段的管养很关键

“绿色公路包含在公路规划、设计、建设、运营和养护的全寿命周期里。”建成通车后,所有的努力将转化成给司乘朋友带来的直观感受。拿服务区来说,项目从低碳、节能入手,采用种植屋面、停车棚绿化遮阳改善局部环境。连收费站周边绿植,也别有用心的种植生命力强、适应广西气候的植物,如驱蚊草、艾草等。既美观又能帮助工作人员解除蚊虫烦恼。

绿色公路还讲究对地域文化的融入。“服务区吸纳了黄姚古镇典型的徽派建筑艺术风格,昭平茶驰名全国,服务区、隧道墙体都融入了茶元素。”冯学茂说。

到今年9月30日,项目将建成通车,届时,一定能向世人展现一条节能、高效、环保、健康的绿色高速公路。项目在绿色公路建设工作上采用的好做法,将对广西绿色公路建设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