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更多导航
点击语音切换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专题 > 焦点 > 聚焦广西糖业 > 糖业故事 > 正文

我与甜蜜有个约会

我的家乡位于洛清江下游的一个小山村,那里依山傍水,常年雨量充沛,适合甘蔗生长。村子自古有种植甘蔗的传统,每到冬末春初,漫山遍野的甘蔗迎风摇曳,蔗叶摩擦发出“沙沙”声响,宛如一曲动听的协奏曲。甘蔗散发出的清甜气息与喜获丰收的人们脸上洋溢的灿烂笑容交相辉映。

记得那是80年代初,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家里按人口分到了一些水田和坡地。勤劳的母亲干劲十足,在父亲因工作无暇顾家的情况下,独自一人带领家里的老老少少齐上阵,在水田里栽上稻谷,在坡地上种上甘蔗。那一年的冬天,家里的阁楼堆满了金灿灿的稻谷,甘蔗也长势喜人。在村里乡亲们的帮助下,母亲把满满一大卡车的甘蔗运到糖厂。当天晚上,夜已经很深了,母亲带回了半个编织袋的白糖。我们姐弟几人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围在那袋白糖边,姐姐用汤匙舀了一些白糖依次让我们尝了尝,似乎就在一瞬间,那沁入心脾的清甜让我们瞌睡全无。冬夜的炉火,我们围坐在母亲身旁,眼里全是那晶莹雪白的白砂糖。母亲抱着妹妹,伸出手轻轻抹去弟弟嘴角边残存的砂糖粒,脸上洋溢着欣慰和满足的微笑。这一刻,是我与甜蜜的第一次约会。

那之后,母亲便把那半袋白砂糖用绳子扎紧,放在家里阁楼上的一个木桶里。冬日里全家人最爱的就是围坐在炭火旁,一边烤火一边烘上几个糍粑。烘好的糍粑外皮金黄酥脆,内里绵软,慢慢地掰开,铺洒上一层白砂糖,再把两边合拢,轻轻地咬上一口,从指尖到舌尖、从胃里到心上全是满满的幸福感。当糖罐里的白砂糖没有了,我最喜欢接受的任务便是上阁楼装糖,咚咚咚地冲上楼,细心地把糖罐装满,最后黏在调羹上的砂糖颗粒便成了我最美味的零食。这是我与甜蜜最亲密的约会。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在经历了下岗失业后,如今的我来到凤糖公司下属的一个造纸企业工作。公司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蔗渣从各个糖厂运送进来,时不时地料场飘来一股淡淡的、如同白砂糖的清香,这熟悉的味道让我感觉有些微醺,恰似老朋友久别重逢、倍感甜蜜——这算不算我与甜蜜的再次约会呢?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