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专题 > 焦点 > 桂在暖心 > 最新上榜好人 > 正文

朱秋平:文物管理所所长数十年如一日传承保护花山岩画

类别:敬业奉献

省份:崇左市

时间:2017年7月

朱秋平:文物管理所所长数十年如一日传承保护花山岩画

    人物故事: 

  朱秋平,男,汉族,1963年12月生,现任广西崇左市宁明县文物管理所所长。

  1991年10月,朱秋平调到宁明县文物管理所工作,从此,他便与花山、与壮族文物结下了不解之缘。26年来,他像呵护自己儿女成长般,全身心致力于花山岩画的发现、研究和保护工作,让壮族祖先骆越先民的文化瑰宝——花山岩画冲出广西、走向世界。

  花山岩画的百科全书

  朱秋平深知,文物是不可再生的珍贵资源。从朱秋平调到宁明县文物管理所工作那一天起,他就全身心投入到文物普查、管理与保护工作中,与同事一起,马不停蹄地深入各乡镇各村屯普查各类文物。面对工作任务繁重、交通工具缺少、业务经费匮乏等困难,朱秋平毫无退缩,勇挑重担,迎难而上。不到一年的时间,朱秋平的足迹遍布全县13个乡镇161个行政村1108个自然屯,复查了15个文物保护单位、5个文物保护点,新发现21处文物保护点。这一次全面而系统的文物普查,为朱秋平日后的文物研究和保护工作夯下坚实基础。

  花山岩画是骆越先祖遗存的杰作,留给后人的是至今仍未解开的千古之谜。为研究花山岩画,朱秋平付出了全部的精力和智慧。二十多年的花山岩画研究,朱秋平记录了40多本笔记近100多万字,他还 将资料制作成PPT,记载了从上世纪50年代起花山岩画研究的所有文献和纪事,被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范佳羚博士誉为“花山岩画的百科全书”。

  朱秋平对花山岩画的研究果实累累。2006年至2010年,他主持由自治区科技厅扶持的《花山岩画综合保护研究开发》科研课题,先后有4篇学术论文分别提交到京、闽、宁等省区学术讨论会讨论,数十篇研究性文章分别刊登在《中国文化遗产》《岩画研究》《广西日报》等权威报刊杂志上。

  2013年5月,朱秋平应邀出席在美国新墨西哥州召开的国际岩画年会,并在会上作了题为《岩壁上的千年天书——花山岩画》的精彩发言,引起轰动。2014年7月15日至19日,朱秋平应邀参加贵阳国际岩画年会,在大会上作了题为《东方崖壁上的画卷——广西左江花山岩画》的论文宣讲,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高度赞誉。2014年12月,朱秋平凭着对花山岩画的深入研究,取得文物博物馆副研究员专业技术职称。用范佳羚博士的话说,朱秋平是“花山岩画研究的标杆性、代表性学术权威!”

  2013年6月,朱秋平被中国岩画学会聘为常务理事;2015年8月,朱秋平荣获中国岩画现代研究保护突出贡献十大人物奖。

  花山岩画的守护神

  朱秋平数十年如一日地研究花山岩画,他对花山岩画用情至深。花山岩画经过2000多年的栉风沐雨,部分岩画已然脱落,修复保护岩画一直是朱秋平心里的牵挂。每一次讲解,朱秋平都有意识地特别强调花山岩画的价值以及病害防治的重要性,如不及时采取措施,花山岩画将不复存在,以引起各级领导对花山岩画的重视。

  精诚所致,金石为开。2004年4月15日,人民日报《情况汇编》刊登了《广西壮文化瑰宝花山壁画濒临消失》的文章。时任国务委员陈至立对此文作了重要批示,要求国家文物局具体落实。国家先后下拨4亿元专项经费,对花山岩画进行全面治理和保护。

  紧接着,中国文物研究所、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大学、同济大学、西北岩画研究所等部门和大学纷纷进驻,开展花山岩画病害机理及保护治理研究。朱秋平积极参与,寒来暑往,陪同专家无数次往来花山,白天勘察,晚上夜宿花山,配合专家调查岩画病害,协助工程队搭设脚手架,对高处岩画进行零距离勘测,采集岩画相关病害资料,制定岩画治理方案。在长达10年的前期保护性研究和试验工作中,朱秋平协助岩画病害治理编制单位,完成了《花山岩画抢救性保护实施工程》和《花山岩画保护规划》等方案的汇编。

  花山岩画风化开裂病害最终得到了有效治理,赢得了国内同行的认可,被称为具有典范性的保护工程,并顺利通过了专家评审会的评审,为成功申遗奠定了基础。这成功的背后无不凝结朱秋平的心血和艰辛的付出。

  花山申遗的全能型土专家

  朱科平业务精湛,工作成效显著。2003年6月,广西启动花山岩画世界文化和自然“双遗产”的申报工作。申遗文本的撰写工作自然落到了朱秋平及同事身上。时间紧,任务重,朱秋平和同事们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凭借自己二十多年来积累的花山研究知识,在查阅大量资料的基础上,终于如期出色完成了花山岩画申遗文本的编写工作。

  2012年11月17日,经再次重新审定,花山岩画申遗名称正式被国家文物局定为“花山岩画文化景观”。在申遗路上召开的多次专家评估会,朱秋平对花山岩画的分布、形态特征等情况了然于胸的介绍和深入独到的研究,让国内专家刮目相看、大加赞赏。鉴于他的工作能力和对岩画的深层研究,2014年8月,朱秋平被区文物局定为花山申遗文本修改专家组成员,被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列为花山申遗文本 编写组成员,9月,又被聘为广西左江花山岩画研究院特约研究员;2015年12月,被选定为自治区花山岩画申遗专家,到国家文物局与联合国总部科教文组织进行远程视频对接,接受申遗询问。

  然而,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能否申遗成功,代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到花山岩画现场考察的世界顶级岩画专家——印度人敏纳克什的意见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要获取敏纳克什这位顶级专家的首肯,准确而精彩的讲解是关键。在充分考量和权衡之后,中国遗产研究院和广西文化厅最终把现场讲解这一重任落到朱秋平身上。

  2016年7月15日,千年花山长达13年之久的漫漫申遗路终于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和一个惊艳世界目光的感叹号!广西左江花山岩画景观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实现了中国岩画申遗、广西世界文化遗产、壮族世界文化遗产三个“零”的突破。当时随团在土尔其伊斯坦布尔第40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见证这一喜讯的朱秋平,悄悄的举起袖口擦拭已经朦胧的双眼。

  工作中的朱秋平是一个拼命三郎,有时在花山脚下一住就是一个星期。潜心研究花山岩画二十多年来,朱秋平两次险些丢了性命,三次胃出血,多次晕倒在工作岗位上。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岩画类博士范佳羚离开崇左时,紧紧握住朱秋平的手,感慨万千地说:“花山岩画的研究和保护,除了老朱你,无人能替代!”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