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视频 厅局 图片站 掌媒 桂刊
网眼观察 专题 时评 通讯员 东盟 文化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教育 3C 财经 旅游 时尚
红豆相亲 汽 车 房产 健康 保险 体育 美食 游戏
南宁 柳州 崇左 防城港 宁铁
玉林 百色 北海 北部湾
掌上广西 掌上红豆 广西新闻发布 网站建设 天气 青少网 数字报刊 梧州红豆网 桂林红豆网 贺州红豆网 钦州红豆网 千城联播
高清:征战里约奥运会 你不知道的南宁妹唐渊渟(1/6)
时间:2016年08月21日 15:07   来源: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    作者:覃江宜 王冲   编辑:刘晓彤
图片载入中,请稍候...
 
生活中的唐渊渟是个乖乖女。资料图片
上一页 下一页 间隔5秒
 
上一组

点击欣赏

点击欣赏

点击欣赏

点击欣赏

点击欣赏

下一组
 

还原一个真实的南宁姑娘,一个直面挫折的奥运选手

你不知道的唐渊渟

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记者 覃江宜 王冲

正在里约进行的奥运会,聚集了世界上最有天赋的一群体育明星。南宁妹唐渊渟是其中的“异类”,因为她一直否认自己“天赋过人”,哪怕在众星云集的中国羽毛球队,她已经被认为是最有前途的女双选手之一。在星光熠熠的广西体育明星队列中,唐渊渟也像是一个“异类”,因为很难再找到一个像她这么热爱阅读、英语纯熟、一早开始思考人生的现役运动员。

里约给了她更大的舞台,她在22岁的时候就有机会去见识一个广阔的世界。她能走多远,她会有多少收获,时间还没给出最终的答案,但故事必须要从过去讲起——通过最熟悉她的父母,我们能从中体会到一个女孩是如何一步一步寻觅自己的梦想,在这次奥运之行的背后,她曾有过怎样的挣扎和奋起,正是这些不为人知的侧面构成了更完整的奥运选手唐渊渟。从中,你能窥见一个真性情的南宁妹,一个不掩饰的唐渊渟

1 羽毛球不是她唯一的兴趣

2000年,唐渊渟第一次被父母送进羽毛球场。这个6岁小女孩由于体弱多病,家中的药一直没停,当时唐家住在南宁市江南区,与广西体育的“聚宝盆”江南训练基地毗邻,家人希望让唐渊渟走进这个大院粘一粘运动的光,让小姑娘的身体强健起来。

当然,父母的意思并不是让唐渊渟走上专业运动员的路。唐渊渟的父亲唐海波与母亲马波作为上世纪80年代还不多见的大学生,他们更懂得相对于“华山一条路”的竞技道路,什么才是女儿更好的选择——就像今时今日的家长们为孩子选择课外兴趣班,唐渊渟羽毛球的选项,在那个时候完全可以被替换成田径、游泳等其他项目。然而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懵懵懂懂的唐渊渟开始走进羽球场,像走进一个未知的游乐园。

妈妈至今记得,唐渊渟“玩”球,是在上小学之前。而正式开始练球,则是在入学南宁市江南小学以后。优等生唐渊渟很快显示了她对于课外项目的热情,她蜻蜓点水一般游走在民乐、航模、绘画、田径以及无线电测向的兴趣小组。然而她最长情也是最专注的,还是羽毛球。飞来飞去的小白球,占据了唐渊渟最多的课余时间。

知名教练陆雪梅手下走过一批又一批的少年才俊,是她最早告诉私交不错的唐家人,这个孩子有前途,唐渊渟完全可以朝专业选手的方向发展。但唐海波和马波的第一反应是:我们肯定不走(这条路)。

2 她说服爸妈离开校园

随着唐渊渟慢慢成长,唐爸爸发现情况有些不一样了:女儿每个暑假都活跃在区内大大小小的赛事里,于一场又一场的对决中崭露头角。虽然没有稳拿全区同龄组别冠军的绝对实力,可是那种与日俱增的挑战力,得到越来越广泛的认同。这样出众的新人自然被区队教练划进了考察名单,上门的“说客”越来越多,时任广西羽毛球队总教练陈红娣也曾经对唐家人直言不讳:“你们家小孩是块好材料”,“读书她最多是北大清华,但是打球的话,她可以是世界冠军!”

唐海波和妻子的回答依然是:不。唐妈妈甚至认为,“一个女孩子不需要成为世界冠军”。

在纠结中,唐渊渟怀抱着一大堆奖状和奖牌,走进南宁二中的中学校园。很快老师就发现,这个成绩很好的女孩总有些三心二意,她明明可以更用功,成为更出众的尖子生。于是从来不需要家人担心的乖乖女唐渊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学校请了家长。后来唐渊渟听家人说起这段糗事,还会感觉不可思议,“啊,原来我也被请过家长啊?”

老师们当时不知道,原来那段时间唐渊渟的几个队友都入选了广西队,区内的教练也在锲而不舍地鼓励她,她依然在正常的学业与热爱的运动之间左右摇摆。在讲究“民主”的唐家,一场持续多日的家庭会议决定了唐渊渟的前程:在坚决反对的母亲和有意打球的唐渊渟中间,作为一个羽毛球爱好者的唐海波,为女儿的梦想投下关键一票,“这并不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如果实在不行,再回来读书也不迟”。

就这样,唐渊渟从业余体校的“兴趣班”,跳过区体校等常规阶段,直接入选广西羽毛球队,成为一名专业选手。

3 有过不为人知的失落

从广西队到国家集训队,再到国家队,唐渊渟的这段旅程外人看似一帆风顺,其实遍布暗礁,梦想摇摇晃晃随时搁浅。不管现在人们如何赞美唐渊渟才华横溢前途光明,父母终认为女儿从来就不是一个天赋型选手,“她打球比一般人累,球感不太好,小时候学动作,要花的时间就比别人多。有时候教练把球‘喂’完了,她还是没掌握诀窍”。

聪明的唐渊渟清楚自己的短板,同时也就不可避免地会陷入焦虑——2011年第一次进国青队集训,她发现身边的队友都是天才,人人都是全国大赛领奖台上的常客,而她最好成绩也就是全国第五名。很多队员从国少队起就在一起切磋,只有她初来乍到谁也不认识:听不懂教练的战术,看不清双打的秘诀(唐渊渟此前一直是单打),不知道未来的路何去何从。

2012年世青赛,唐渊渟代表国青队出征世青赛的愿望落空,当时她在队内毫不起眼。就在那届世青赛上,国青队经历滑铁卢,成绩跌入历年来的谷底,回国后迎接他们的是一场“暴风雨”——在家人看来,这已经是一个明显的信号,如果这一届国青队不温不火,尚无法出头的唐渊渟就更加前途渺茫。

“当时我们去到北京,陪着唐渊渟到公园里散心,做好了让她回来的准备,”唐海波回忆当时的情形,“我对渊渟说,‘实在不行,我们就回广西队,要不然就别打了,我们继续读书’。”

4 逆袭的诀窍在于学习

幸运的是那一幕没有出现,唐渊渟留在了国青队中,然后她成为了最突出的那一个。等到里约奥运周期,她已经成为了一个重要角色,一位国羽女双的当家小花,一张李永波口中“跟谁都可以搭”的好牌。

你一定想知道,这巨大的落差是怎么形成的?没有电影里忽然被打通任督二脉的俗套剧情,更不是唐渊渟被带向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从而进入了哈利·波特的巫师世界。转变跟天赋、灵感、觉醒等神性词汇全无关系,而完全是下了苦功的补偿——唐渊渟忽然让家人帮买了一辆自行车,这辆自行车的用途是往返宿舍和体育馆,因为接送运动员的大巴都是定时来回,如果要加练,只能错过回程的大巴。唐渊渟下定决心要做那只先飞的“笨鸟”。

超出常规的努力只是确保唐渊渟成为一个好球员,笃实好学才让她从一众同龄人脱颖而出,面对未知世界,她知道如何精准地用力,就像她明白如何在后场精确地把球打到对方前场。在李永波夸奖她“跟谁都能搭”之前,实际上默不作声的南宁妹已经在比赛录像和技术分析中,把所有能搭的人都研究过好几遍了。

机会真的是留给有心人的。唐渊渟离开学校前,爸妈妥协的唯一条件便是:你不能够停止钻研,要一直保持学习的姿态。唐渊渟答应了,她不认为这是一种束缚,大人们都知道,对她来说学习从来就不是一件麻烦事。于是唐渊渟依然奔波在两个课堂,一个是区体工队的羽毛球场,一个是父母为她准备的私人家教。

母亲为她设定的标准是:不要求你精通,但别的孩子会的,你也要会。“我是随时准备让她回来读书的,就看什么时候能把她拉回来而已。”一直到这个时候,母亲仍然对女儿的选择有所保留。

唐渊渟从家人为她营造的“私塾”中得到了学习的方法,而不是机械的填鸭。很小的时候爸妈带她行走在邕江河堤上,两位船舶高级工程师指着岸边的船舶给女儿解释“结构力学”和“流体力学”,他们知道唐渊渟听得未解真意,但仍然在向她传达这样的认知:事物皆有运行法则,你应该找到其中的诀窍。

5 爸妈不认为她是“学霸”

唐渊渟渐渐变成了网上流传的“学霸”,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大堆不同品类的书籍被快递送回南宁——她几年都难得回一次的家。她的书柜不断在扩充,好像代替主人留下家中成长的印记。

然而唐家人拒绝承认女儿是“学霸”。她广受好评的英语到底是国家四级?六级?还是专业八级?在不同媒体流传着很多版本。“都是误传,我们可不觉得她的英语怎么样,实际上一个正常的高中生只要有机会多多练习,都可以用英语正常交流嘛。”

真正让父母对唐渊渟刮目相看的是她的文章,唐渊渟时常发表一些小文,不仅是对过往进行总结,也是对未来进行展望。有一天父母忽然发现,女儿看待世界的思想深度已经渐渐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在唐渊渟的微博简介中,她这样写道:“我为了过一种没有野心的生活,被迫扩展自己的野心。”唐海波说,唐渊渟的确没有“野心”,当她的知名度直线攀升,微博的更新频率却慢慢减少,“她跟我们说不想成为名人,也不想在微博上把自己剖析给陌生人看,很多人会去找她,但她并不喜欢这种交际,有球迷给她送礼物,她第一时间就退回去了,不是想让谁难堪,主要是她不想花时间去处理这种复杂关系。”

拒绝过多的社交,并不代表唐渊渟是一个冷漠的人,在妈妈马波眼中,她依然是那个重情重义的小姑娘,“如果是朋友找她,她还是很乐意帮忙,比如留学路线、旅游攻略甚至是情感问题”。

6 偏离设计的孝顺女儿

唐渊渟的名字是种祝福,“渊渟”即风平浪静,没有波澜。可她早就偏离了这样的设计,唐妈妈时至今日依然对此耿耿于怀,“我不喜欢她现在的生活是这样,我不喜欢女孩子是这样”。

母亲当然会为女儿取得的任何一点进步而自豪,她的意思是,常人根本想象不到,成为一个世界冠军有多辛苦。一个母亲最关注的不是孩子今天又拿了什么奖,而永远是他/她今天过得好不好,是不是身体健康,是不是心情愉悦?

在竞技体育中反复冲刺的奥运选手们,似乎也很难让父母们放心——去年底确定和于洋搭档以后,为了挣够奥运积分,唐渊渟开始满世界飞奔参加各式各样的积分赛,一直感冒,低烧不断,全都是过度劳累的直接反应——从不诉苦的唐渊渟第一次跟父母吐槽,“你们知道我有多累吗?”

其实,父母是知道的。唐妈妈知道女儿倒不好时差睡不好觉,比赛时不停地往脸上浇水,都是因为荨麻疹。她哮喘一直没好,各种小毛病又都来打扰,医生说都是压力太大,“单位里有人说‘哎哟你们家小孩真不错’,我心里的想法却是,我小孩又生病又发烧,还要带病参赛各个分站争取进决赛,我都担心死了。我说你拿不拿冠军不要紧,但是别搞出什么身体问题来”。

不管在运动生涯有多少荣誉,有多少挫折,在现实世界中,她一直是那个走到哪里都会给父母带回礼物、在家族微信群里活蹦乱跳,每天都会跟家人通电话的孝顺女儿。

里约奥运会的旅程已经结束,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更多精彩图集推荐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广告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00830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512006001     网警备案号:45010302000154      ICP证 桂B2-20040022-10
广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24小时举报电话: 0771-5690995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广西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