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专题 > 资讯专题 > 2013广西科技厅专栏《聚焦新科技 全民齐创新》 > 科技明星 > 正文

科幻作家王晋康:站在过去看未来

  4月30日,以“站在过去看未来——科幻作家眼中的将来时”为主题的青稞沙龙在中国科技馆举办。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发表了主题演讲,并就科幻作家如何用科学世界观遥看未来的话题,与新代科幻作家代表人物江波,科幻世界杂志社图书事业部主任拉兹展开了讨论。

  2011年第1期到现在,这个由中国数字科技馆主办的沙龙已举办了130期。沙龙力图打造一个“不打烊的科学咖啡屋”,每期设置一个公众感兴趣的、和科学相关的主题,并邀请科学家、媒体、设计师、业界领袖及来自各个领域的观众就主题进行深入探讨。

科幻作家王晋康:站在过去看未来

  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发表主题演讲

  “科学前宗教”与“科学后宗教”

  “觉得故土赋予我的主要有两点,那就是儒家的道德观和道家的思维方式。”年近古稀的王晋康在主题演讲中对自己的人生总结道,“一个人的世界观形成最主要是在青少年时期,而我的前30年生活在文革之前和文革之中,接受的是正统的社会主义教育,如今,那些诸如“阶级斗争”之类的政治呓语已经被忘却了,但有两点却历久弥新,那就是对科学的信仰和无神论。这种信仰经历了生而复死、死而复生的反复后愈加坚牢。”

  科幻文学基本是一种向前看、向上看的文学品种。但王晋康表示,他在向前看和向上看时,是站在上述这些积淀之上的,可以说是“站在过去看未来”。

  在20多年的科幻写作生涯中,他对杨振宁的一句名言感同身受,“科学发展的极致是哲学,哲学发展的极致是宗教。”王晋康表示。“我今天不妨杜撰两个名词:科学前宗教和科学后宗教。科学前宗教的诞生是基于人类对自然的无知,基于因无知而产生的神秘感,因神秘感而产生的敬畏。而科学后宗教的诞生是基于人类对自然越来越透彻的了解,基于因了解大自然简洁优美的秩序、宇宙的浩翰和人类的渺小而产生的敬畏。以我的理解,杨先生指的就是这种‘科学后宗教’。”

  科学、人文缺一不可

  王晋康评价自己的新书《天父地母》是本“很宗教”的书。书中只重科学、不重人文的主人公造成了科技的极度畸形发展,从而造就了一个极度尚武的、理性坚硬而心地冷酷的种族。这种做法让子孙们逃离了宇宙灾变,但也成为灭绝地球人的凶手。

  而这个文学形象却是来自于科幻作家韩松对他的批评。韩松曾敏锐地指出王晋康十几年前的小说《新安魂曲》暴露出他内心深处的科学原教旨主义倾向。“现在,我把韩松的批评转化成《天父地母》中的文学形象,也算是我对韩松的隔空致敬。我相信它也是一个警示:对人类来说,科学之翼和人文之翼是缺一不可的。”

  “克隆人就像熟透的桃子,定会往前走”

科幻作家王晋康:站在过去看未来

  王晋康与江波,拉兹,赵榕就未来科技发展问题展开讨论

  在讨论环节,各位科幻作家未来进行了脑洞大开的展望与探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明显感觉到不是一个普通的时代,是一个大变革前的时代。超人类就要来临了。”王晋康说,所谓超人类,过去科学是改造自然的,现在是反过来,是科学改造人类了。原来是补足的阶段,例如有人眼睛瞎了,可以安一个电子眼,最高水平就到达到人原来的状态。而现在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过了原有状态,已经成了“改进”人类了。

  对于颇受争议的克隆人,王晋康认为,由于在医学等方面的好处,克隆人将来肯定会出现。“就像一个熟透的桃子会被摘下,克隆人肯定会往前走。”

  江波在讨论时提到了一则前几天的新闻,美国一个研究公司成功用基因技术修复了细胞,还需进一步证明此人是否回到了真正年轻的状态。“但有很大可能性,通过基因技术,把人的机体从50、60岁恢复到30、40岁的状态。相当于是个永生的前奏了。”江波表示,若一旦永生,会带来一系列人类的社会问题,例如这样的话还要不要生孩子。

  王晋康则并不认为永生可以实现,因为“它违反了宇宙的铁律”。但他相信人的寿命可以被大幅度延长甚至变成一千年。拉兹则表示,为了应对科学发展到一定程度,对现在的社会造成的冲击,已是时候考虑创办一个未来伦理道德委员会了。

  关于中国数字科技馆

  中国数字科技馆是由中国科协、教育部、中国科学院共同建设的一个基于互联网传播的国家级公益性科普服务平台。中国数字科技馆以激发公众科学兴趣、提高公众科学素质为己任,面向全体公众,特别是青少年群体,搭建一个网络科普园地。在中国数字科技馆这个平台上,公众能够增长科学知识,体验科学过程,激发创意灵感,了解科技动态,分享丰富的科普资源。(光明网记者 蒲潇)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