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专题 > 焦点 > 桂在暖心 > 2013 > 12月 > 正文

兰绍金等9人群体:兰绍金等9人群体事迹

  类别:见义勇为

省份:广西

时间:2013年12月

兰绍金等9人群体:兰绍金等9人群体事迹

  人物故事:

   

  兰绍金是宜州市福龙瑶族乡弄桑村龙晓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今年四十四岁了。在这四十四年的日子里,每一天都过得普普通通,平平凡凡。

  但是,上到自治区,下到市里和我们乡里都认为,2011年4月13日那天,他不平凡。

  大约是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意外发生了:一架飞机从北往南飞过我们的头顶。

  平日里,他经常看见飞机飞过他们村的上空。但是,这架飞机就特别不同,除了飞得很低,轰鸣声也响得不同,噼哩啪啦,像是发动机里面装有几面被拼命敲打得十分刺耳的破锣。他在心里想,这架飞机十有八九要出事了。刚这样想,接着一声巨响,飞机尾部拖着一股浓浓的黑烟,朝着黑山方向的地面冲去。

  “不好,飞机失事了。”他的第一反应,使他丢下了本可以做成的生意,不顾个人安危地用手拨开满山遍野高过头顶的野树、杂根、荆棘、蒿草,翻越高山陡壁,朝着降落伞降落的地方抄直径狂奔。十三分钟后,他就来到了伤员的旁边。在兰绍金前脚刚到的时候,兰正八后脚也赶到了,再接下来,就是兰恒华、兰柏、兰彩值一家三人,还有兰金辉和梁元森、梁元福两兄弟、忻城县马泗乡的七个农民兄弟也先后赶到了。

  由于是低空跳伞降落,飞行员伤得不轻。除了头部伤得血流不止,胸部也伤得一片淤黑,另有手梗也被划伤了。严重的伤势痛得他满脸抽搐痛苦呻吟,连系在身上的降落伞也不能解开。

  为了让飞行员消除各种各样的误解和忧虑,一见到他,兰绍金就用大山人生硬的普通话对他说:“兄弟,不要怕,我们是来救你的。”

  他听明白之后,如释重负地点点头:“谢谢……你们了。好……好心人!”疼痛使他连话也说得十分吃力。

  当时,兰绍金首先想到的是必须尽快帮他止血,如果再不及时止血,就会有生命危险。他立即就近采来几张大叶紫苏,铺在石板上,用柴刀背槌溶槌烂。这时,兰正八也过来协助,用手轻轻地按着他的伤口,配合兰绍金把草药敷住他的伤口上。血止住了,兰绍金就安慰他:“兄弟,血止住了,危险就不大了。”

  为了争取抢救的主动性,兰绍金在帮他敷完草药之后,立即给110和120拨打呼救电话。没想到,这两个电话都让他失望。

  下午五点十三分,兰绍金拨打110,他对110说:“一架飞机在福龙弄桑失事了。”

  “什么?飞机失事……?你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太大了!”兰绍金想,过去的110绝对没有接到过飞机失事的报警电话。人家这样问我,也情有可原。

  打完110后的六分钟,兰绍金又拨打120。对方说,要向领导汇报,并不明确地答复他派不派车。

  受伤的空军飞行员见两个电话都不被对方重视,便向部队打了两个电话。之后,大概是他预料到生还的可能不大,他又把两个电话号码留给兰绍金,说是真有不测,就和这两个电话联系。

  “兄弟,别担心,有我们在,就有你在。”兰绍金在极力地安慰他。他的话让飞行员心里踏实。

  略懂一些救护常识的兰绍金提议,扎担架,将飞行员抬出去。于是兰绍金和后来赶来的忻城的一个农民兄弟,砍来两根碗口粗的马尾松作担架杠。因为没有担架垫的材料,兰绍金便征求受伤的空军飞行员的意见:“我们可以割下降落伞的伞绳和伞布作担架吗?”

  因为兰绍金知道,他身上的任何东西,都是军用品,不经过同意,他们都不能乱动。征得飞行员同意后,他们这十五个人,七手八脚地割下降落伞的伞绳、伞布,很快地搭成一副简易厚实的担架。然后,大家就小心翼翼地用手托起他,放到担架上。

  兰绍金他们不但积极地营救他,还极力地帮助他妥善地保管好他的枪支武器。兰绍金把背在飞行员后腰装着手枪的枪套和手枪一起,轻轻地挪放到他的肚子上,同时,把那把落在地上的军用匕首,也放在他的肚子上,兰绍金扶着他的手,压住手枪和军用匕首:“兄弟,你的枪和匕首,都放在你的身上,我们保证,让枪不离你,刀不离你。”

  不仅仅如此,他们连挂在他身上的两个行装和救生圈等,也一件不少地帮他带走。

  一路上挥舞他们手中的镰刀,割去了近一千斤杂根、荆棘、蒿草,开出了一条一千多米的“路”,以便让后边的担架,平安快捷地通过。

  其实,也不快,因为山高坡陡,他们都尽量把担架抬得平平稳稳。同时,也不能走得太急,一走急了,受伤的空军飞行员就在担架上痛啊疼啊地喊,他的每一声呻吟,都让他们揪心。于是,他们不得不把步子放得很轻很轻。同时,他们还给两个人,在担架两边,用手托着他的腰部,尽量减少他的痛苦。

  经过三四次短暂的歇息之后,越沟过坎磕磕碰碰的我们,终于大汗淋漓地把受伤空军飞行员抬到了弄凡屯的机耕路边。虽然到了机耕路边,由于机耕路洼洼坑坑,由部队联系从忻城开过来的救护车,还是没有办法开到这里。所幸的是,已经有医务人员及武警、公安等相关人员在这里等候接应了。

  照理说,这个时候,他们完全可以离开了。但是,他们还是忍着饥渴不离不弃地跟在受伤的空军飞行员后边。还没有被救护车接走的空军飞行员,就还是他们十五个人心中的牵挂。

  又是二十多分钟的步行,终于来到了救护车停放的可繁屯了。那时是近晚八点,受伤的空军飞行员终于安全地送上了救护车。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