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壮寨时光

壮寨时光

上林鼓鸣寨。

李明媚

古朴,时尚;明清,现代。这些交错的元素在鼓鸣寨的沧桑岁月中穿梭、飘逸,显得格外婉约、清新、宁静。

巷贤镇长联村鼓鸣寨是一个距离上林县城30多公里的壮族村寨,一个与我的想象似乎有着无限遥远距离的心灵故乡。

鼓鸣寨,取“安营扎寨”之意。穿行在鼓鸣寨120多座古民居的阡陌幽巷里,我似乎梦游在明清时光中。早就听说过,这里曾有一座坐落在狮子山半山腰上,修建于北宋年间的距今已有900多年历史的狄青庙,还有一座修建于元朝太祖年间,至今700多年历史的观音庙。可我并未见到这两座庙宇。一问才知,两座庙宇早在1940年就毁于日军炮火。庙中牌匾“江南第一神庙”曾被村民收藏,却在“文革”时期被毁。时光如此无情地将诸多美丽的事物吞噬了,让人黯然。但有些美好却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韧性留存在鼓鸣寨的每个空间里,那就是鸣鼓寨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这让人无限欣慰。

在狮子山石牛冲,常年流淌着一股温泉,山坳里还有一座几千亩水面的水库,是上林县巷贤镇和宾阳县新桥镇的重要灌溉水源。依着水库蔓延的鼓鸣寨,犹如古香古色的江南水乡。临水而居,枕水一梦,让我油然而生灵性素心。在鼓鸣寨漫步行走,脚底的石板路已被常年的踩踏磨得光滑透亮,能照见人影。古朴的房子,古朴的木门,古朴的灰瓦,就像一位位古朴的明清女子,安然立在岁月的风尘里,恬静而淡定。在一户人家门前,我看到一个包着壮族头巾的老奶奶在喂鸡,她撒下一把谷子,嘴里发出“咕咕、咕咕”的声音,鸡群欢快地抢着地上的美食,阳光正好打在这院内的水井上,明艳而虚幻,令人着迷。

这一次,我没有急着离开,入住一家四合院宾馆。我喜欢宾馆里久违的民间风味。喜欢那挂在墙上的马灯,喜欢青花瓷洗手盆,更喜欢透明玻璃做的屋顶。霜降之时的夜晚,星空浩翰,清辉一片,宛若神灯照亮一个人的幽微心灵。山风拂动树叶的声响,昆虫的夜鸣,流水抚摸石头的吟唱,构筑了天人合一的天籁。早晨醒来,睁开眼看晨光投射在屋顶透明的玻璃上,明丽耀眼。形状不一的光斑穿透玻璃,折射在时钟上,让我仿佛听见时光在身体里爬动的声音。很多时候,我们竭力追寻美好和远方,可当我们抵达远方时,美好却已在身后。于是,躺在鼓鸣寨这家乡村宾馆里,我似乎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其实,每一个远方都是由一个个故乡构筑而成的。就像此刻,我在鼓鸣寨找到像故乡一样的美好和幸福时,故乡却成了我旅途中的远方。

鼓鸣寨是一个宁静的处所,一个属于内心的小村寨。循着绵绵乡愁,它在我的内心里疯狂生长,并逐渐长成一棵大树。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