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专题 > 焦点 > 正文

朝花夕拾

  ●陈佚生

  《夕会歌》

  前些日子柳州电视台《摆古》栏摆了一轮柳州香山慈小的古,节目制作人请来了原香山慈小的教师及其后人、原慈小的学生,回忆学校创办的历史和校园生活。其中有位老先生说他在香山慈小读书时,“天天唱《夕会歌》”,还当场唱了三句,因为记不起就唱不下去了。

  据我所知,《夕会歌》是当年屏山表证校的“校园歌曲”,在香山慈小“天天唱”可能性不大。

  旧时柳州一些学校有校歌,像柳江县第二初级中学创办时就有校歌、解放后改名柳州市第二初级中学又更换了新的校歌,解放前的私立文惠小学也有校歌。屏山表证校没有校歌,但有自己的“校园歌曲”——《夕会歌》。

  屏山表证校坐落在小龙潭北面,解放后不久校舍划归市工人俱乐部,后改名柳州市工人文化宫,前几年扩建鱼峰公园时拆掉。柳州解放前,每当夕阳将下,只要天气晴好,校园上空就会响起一阵阵童声大合唱,歌声好似长者的谆谆教诲,使人沉思、反省,从而得到激励和鞭策。我的小学学业就是在屏山表证校完成的,所以这首《夕会歌》给我留下深刻的记忆,至今仍然会唱。歌词是:

  你看,你看,太阳快要下西,一天的时光真真是快

  留意,留意,莫让光阴流逝,要知道光阴过去永远不停息。想想今天,有没有做错事;想想今天,得到了多少知识

  姐妹、兄弟,行过晚学礼,再见了老师同学明天早点起

  屏山表证校曾经叫屏山镇中心小学,人们都习惯称她“屏小”,是解放前柳州屈指可数的几所公办小学之一。不少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都在该校任教过,如解放后曾任柳州市副市长的邓程章,任市委统战部部长的谢贤忠,任市三中校长的肖含芳,任五中校长的邓汉贤和解放前夕离校参加柳来象游击队、解放后在象州中学任校长的蔡哨风等等。在这些骨干教师的影响和带动下,这所学校的校风、教风、学风都很严谨,对学生教育的方式方法也多样化,校园生活显得很活跃。一些班级曾开展过学习铁木儿(苏联建国早年一位为社会做好事不留名的少年)的活动,全校还演出过一出讽刺蒋介石集团内部派系斗争、揭露其嫡系崇蒋媚蒋的丑恶嘴脸的多幕话剧——《群猴》,一所小学能演出如此大型话剧,至今仍是少有的事!

  最使我不能忘怀的是每天放晚学时,全校学生不是按班级、而是按各自居住的街道列队(叫“排街队”)集合到操场边;全体教师也在一条由师生修筑成的、略高出操场的三合土路上站成一行。当各“街队长”向总值日生报告完人数后,值周老师便总结当天的学习、活动、纪律等方面的情况,有表扬、有批评,有时校长或教导主任还有训话。教师讲话完毕,同学们就唱起《夕会歌》,然后向老师们鞠躬,齐声道别:“老师再见!”各街队则从中分开相向而立,鞠躬互道:“同学们再见!”之后便有序地由街队长带队离开学校。为了安全,同学们没到家之前是不能离开队伍的。

  过去的音乐课(也有叫“唱游”的)好像是没有统一教材的,那时柳州虽然编印过几本歌集,除了抗日救亡歌曲和像《五块钱的钞票没人要》《古怪歌》《朱警察查户口》《你这个坏东西》《民主是哪样》《茶馆小调》之类讽刺时政的歌曲之外,很少有老师按本本教的。那时的音乐老师水平都很高,大多能创作歌曲教学生唱,或者私下选些北方传来的如《那边山哟好地方》《兄妹开荒》《万紫千红气象新》一类歌教学生唱。一般来说,这个学校老师创作并教学生唱过的歌曲,别的学校是不会跟唱的。

  屏小当年还唱过一首《不忘歌》,是告诫人们不要忘记国耻,不要忘记为国捐躯的烈士们,这首歌有几段,如今我只零星的记得几段:

  “忠勇谢团长(谢晋元),英勇世无双,带领八百壮士誓死不投降,占领四行仓库困打三月仗,杀得敌兵惊心胆丧。”“牺牲又牺牲,抵抗又抵抗,千辛万苦的抵抗,敌人才投降……”“不忘歌,唱了不会忘……”

  这首歌在文化大革命时我听一位朋友唱过,我感到奇怪,询问之下,才知道他是在象州读中学时一位姓蔡的老师教唱的。他说的蔡老师就是在屏小教过书的蔡哨风老师,他曾用“金星”作笔名创作过一些歌曲。我猜《不忘歌》可能是蔡老师的作品。那《夕会歌》又是谁人创作的呢?小时候上音乐课只会张开嘴巴跟老师唱,歌是谁作的并不理会,那时也没有意识到要去理会。蔡老师在柳州光复后就到屏小教书了,《夕会歌》会不会也是他创作的呢?

  话又说回来了,《夕会歌》既然是屏小的“校园歌曲”,香山慈小是不会去捡那“口水尾”的。那位慈小校友说他“天天唱”又是什么回事呢?在柳州光复后,很多劫后余生的家庭因为负担不起子女在私立学校就读的学费,便让孩子转学到屏小来。那位“天天唱《夕会歌》”的老先生,可能也是当年的转学生,几十年过去了,记错是难免的事。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